在母親因病離世後的2004年,在三哥家聊到了南京,三哥突然問我是否有意願帶他及三嫂和姪女去南京。因為在1994年母親有詢問過三哥是否可以安排一同前往南京,但因三哥事業剛起步,當時實在無法與我們同行,所以三哥當年在沒有陪同母親一起去南京的遺憾下,愧疚感一直存在著,並且三哥也很想讓三嫂和姪女有機會去認識母親南京的家人。

再訪南京續前緣

三哥的這種想法,讓我想到當初母親帶我去南京時的用心,於是我寫信與南京的表哥聯絡,連繫之後便安排了與三哥、三嫂、姪女的一趟南京行。這次我們住的地方是位於京夫子廟旁,緊鄰秦淮河的「秦淮人家」賓館。這是一棟中國式建築,裡面陳設是非常古僕的中國風,一看就是一棟有歷史的建築,聽說在古時候是青樓妓院,如果看過周星馳演的電影《九品芝麻官》,「秦淮人家」賓館就類似像電影中「飄香院」的感覺。

此次去南京,都是由南京的大表哥、大表嫂輪流做陪,因為他們已經買了汽車,並在南京夫子廟鬧區裡,開了間紅木傢俱店,在當地算是小有名氣,所以大表哥、大表嫂才可以四處開車,帶著我們每天去南京不同的親戚家中串門子,也讓我們可以一一的探望與認識這些親戚,當然三哥一家人也重遊了我之前講的一些景點。

話題常圍繞著母親

這次與三哥一家人一起到南京,雖然距離上次到南京已經相隔10年,但南京的長輩們還健在,而那些當初認不得、叫不出名的小朋友也都長大不少。在南京期間,不管是跟哪位親戚聊天,他們的話題還是常常回到我母親身上,所以又讓我們知道母親小時候在大陸的一些趣事,以及他們都很感謝母親雖身在台灣,但還是常常關心家人們,即便母親已往生多年後,母親在南京親戚的心目中地位依然存在。

親戚們口中所謂母親給他們的鼓勵與關心,不外乎就是母親常常寫家書給他們,以及就我知道的部分,還有母親每次去南京,總會在隨身行李裡夾帶幾個小金飾帶去,到了南京再一一分送親戚。在台灣宣布放大陸探親後,母親就改帶美金,在香港兌換成「外匯券」帶去,因為那時候中國是禁止外幣在市面上流通的,而外匯券理論上講,應該與人民幣同等值,但是在黑市上,外匯券的價值比同面值的人民幣高出許多,所以外匯券當時在中國相當受歡迎。

母親至大陸探親到了後期,就會在香港轉機時,購買「提貨券」來選購俗稱「三大件、五小件」的物品回南京送親戚。什麼是「三大件、五小件」?就是指電視機、收音機、錄影機、電冰箱、洗衣機、自行車、縫紉機、電風扇等之類的生活家電用品,全部都是在香港選定物品後結帳,帶著「提貨券」到了南京,再各別依照購買的品項用「提貨券」提領。

請吃大餐滿漢全席

第一次到南京都是在大阿姨家吃飯,而大表哥這次也邀請了一些親戚一同去餐館聚餐。印象比較深的就是去了間頗為豪華的中式餐廳,吃的是名為「滿漢全席」的大餐,菜色種類非常多,但並非真的是印象中珍奇料理的「滿漢全席」宴客菜,但是可以感覺出這些料理都不便宜。席間對一道料理印象非常深刻,就是一個大火鍋,鍋裝的是滿滿紅通通的辣椒,這道料理就是「辣椒魚頭火鍋」,吃起來不但辣,在第二天上廁所時,更確定這道菜的後勁超強無比了。雖然這些料理口味都相當重,但我想這是南京的道地口味吧,所以我還是吃的津津有味,大啖了美食一番。

這次大表哥還帶我們去了知名的陽澄湖,可惜當時並非大閘蟹的季節,雖然吃到了螃蟹,但不是傳說中的大閘蟹而已。接著大表哥建議隔天帶我們去上海玩,我一聽就舉雙手贊成,因為上海是我很想去的城市,所以我和三哥三嫂們都同意大表哥這神來一筆的建議,而我心裡吶喊著:「上海外灘、和平飯店、城隍廟、東方明珠塔、黃浦江,我要來囉!」

這趟上海行,又讓我見識到兩岸另一種不同的民情特色。我們凌晨4點從南京出發,一路上就是「塞塞塞」,我不知在車上已經睡了幾輪,居然車子仍在離南京市不遠的公路上朝上海邁進,並且路上每台汽車像是講好似的,不管是超車、被超車、塞車、加速、減速、變換車道中都是會按喇叭,所以一路上喇叭聲沒有停過。在好奇心的趨使下,決定問個明白。大表哥的說法是:「按喇叭是防止其他車太靠近自己的車,避免被碰撞,所以大家養成習慣按喇叭。」這解釋也是讓我這個台灣人感覺是相當有趣的地方。

我們開了七八個小時的車,我這才知道原來南京到上海距離那麼遠,我們中午終於到了上海,天氣不錯,氣溫不太冷,大表哥把車停好,我們一行人就往外灘方向前進,走了約莫20分鐘仍未到達,於是問了路人外灘怎麼走,路人甲說:「直走,沒多遠就到了。」我們就按路人甲的指示繼續走,但走了半小時還是沒有看到外灘,又找了路人乙問路,路人乙說:「再往前走沒多遠就到了。」我們又乖乖的照著路人乙講的繼續直走,這時候我們一行人已經走的是汗流浹背,三嫂最可憐,因為她穿著高跟鞋,雖然三嫂沒有多說什麼,但我能感受到三嫂走那麼久,腳一定是又酸又痛。

上海人的沒多遠

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仍然還沒走到外灘,我們又問了路人丙,路人丙的回答依舊跟前面兩位路人講的一樣:「再往前走沒多遠就到了。」這時我們幾人多目相望,眼神接近絕望的想放棄去外灘的念頭,但又不甘心,於是大家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再走一下看看。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又走了一陣子後真的到了外灘,這時已經快下午兩點,大夥除了腳酸外,肚子早已前胸貼後背餓得發慌,所以大家在外灘迅速拍拍照,有到此一遊過的經驗就好,隨後立即搭上計程車去大表哥停車的地方,並趕緊在附近吃了點東西裹腹後離開奔回南京,匆匆結束了上海的半日遊。也由此可知,大陸人對走路的路程遠近,在認知上是與我們台灣人有很大的不同。

這次跟三哥一家人的南京探親之旅,我們依舊在南京不談政治,而這次到南京,讓我發覺南京市區變化好快,跟10年前與母親去的時候差異很大,許多街道旁已經不再是矮小的平房,而是蓋了許多的大樓,不變的是南京親戚的熱情、夫子廟的古樸、秦淮河的美等等,都讓我們留下深刻的記憶。

#三嫂 #外灘 #上海 #大表 #大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