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上路,香港資金與金融業務外移已成事實,台灣金融業者與主管機關宜主動進行改革,從強化自身金融市場優勢來吸引資金與業務,思考如何承接香港既有國際金融中心業務與人才。

法令架構、租稅存在結構差異

香港的區域金融中心優勢逐漸消退的同時,但業務與資金較有可能的是移往另一過往同為英國殖民地的金融中心─新加坡,畢竟兩者同屬英美法系,在金融業注重的「契約履行」、「處理爭端」與「最終判決」等方面,可說無縫接軌。

台灣的法制乃繼受於德國與日本的大陸法系,若就眾人熱議的私人財富管理業務觀察,因法令架構、租稅管理與社會風俗等基本結構的差異,顯然無法爭取到香港全部的金融業務。

即便如此,台灣本地金融業仍有專屬優勢,諸如充沛且低廉的資金、服務品質、金融機構據點多、海外台商的連結、物價相對便宜、人事及管理費用較低等優勢,加以金管會近期陸續放寬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業務以及強化公司治理的政策等,仍可能吸引部分高淨值或私人財富管理客戶,尤其在於爭取資產總額約新台幣3,000萬元至1億元之間的傳統私人銀行入門客戶方面,相信具有較高的比較利益。

前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十分強調台灣多項優勢,諸如:一、台灣現有許多資金仍停泊在海外;二、高端資產客戶與外資金融機構對台灣的資本市場很有興趣;三、台灣仍有空間可以開放理財商品,發展對高資產客戶理財需求。

慎防外資炒房造成社會矛盾

放寬金融從業人員來台方面,一說香港金融人才優秀且數量充沛,或可盡數吸引來台為我所用,或有論者批評政府當前的人才政策不夠積極。作者認為,香港金融從業人員過往之所以能創造出可觀的利潤,必須認清部份原因在於搭配了其獨特的中國對接世界市場地位與英美法系特色,一旦前來台灣發展,在沒有前述的中國業務機會與英美法系制度環境,其成效不免大打折扣。

其次,亦須提防引入大量金融從業人員及其所帶來資金對於房價與整體產業的衝擊,尤其台灣普遍面臨年輕人為都會高房價所苦的問題,若是大量開放香港人士前來台灣,台灣當前相對香港尚屬低廉的房價,恐引發新一波香港資金來台炒房熱潮,形成新的社會矛盾。

因此,引才的同時,也須避免相關資金來台炒樓,進而拉抬對年輕一輩而言已經很吃力的房價負擔。尤其值得一提的,當前美國引發軒然大波的衝突事件,表面上是所謂的種族歧視,核心意義或許在於黑人與白人間收入分配不平均越來越嚴重,日益明顯的平行世界趨勢,才讓美國的種族問題發展成難以跨越的階級鴻溝,這或許才是讓這場暴動延燒的根本原因。這樣的現象,不只發生在美國,在世界各地都時有所聞,數年前的台灣太陽花運動與香港佔中運動,都有這種成分在內。職是之故,建議除特殊案例或政治考量外,回歸專業需求考量以及法令規範,避免無節制大量開放香港金融從業人員來台。

針對美中博弈帶來的香港硝煙再起,引起香港資金與金融業務的外移,我們樂見主管機關與金融業者主動進行改革,從強化自身金融市場優勢來吸引資金與業務。更重要的,台灣除了客觀且多面向冷靜思考能否及如何吸引財富管理商機外,對於可能帶來的深層負面效應,或許更應多方考量,進行完整的配套思考,尤其也要考量台灣傳統上強調以匯率及產業政策扶植製造業與出口的思維是否有所衝突,方能在取得香港金融業務的同時,也將副作用的後座力降到最低。

#優勢 #香港 #金融業務 #資金 #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