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已過了一半,之前中美貿易戰中,中美「脫勾」帶來的「斷鏈」危機,已經給世界帶來許多不穩定因素。有些變化是暫時的,但也有些變化可能是結構性的,也可能會對世界未來的政治經濟有深遠影響。

疫情帶來的全球需求下滑,對各國經濟負面影響已經顯現,特別是對美國這種成熟的消費市場衝擊尤為嚴重。為對抗經濟危機,美國國會在4月通過了高達2兆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以紓困受疫情重創的美國經濟,並協助美國各地對抗肺炎疫情。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經濟刺激計畫。

2兆美元的投入金額已經相當於美國政府年度預算的一半。這已達到了美國「戰爭投資水準」的規模。甚至美國聯邦儲備直接面向市場注入無限量的寬鬆資金,以挽救資本市場。

隨著疫情的趨緩,美國政府以及右派共和黨州政府就迫不及待地想要重啟經濟。然而,隨著新冠疫情反彈,多地出現感染者激增,企業不得不暫緩復工步伐,威脅到美國剛剛起步的經濟復甦。因為額外的失業救濟將在本月底到期,而且上一輪刺激法案的部分紓困資源也逐漸用罄,使得白宮和國會在達成新一輪刺激措施方面承受著越來越大的壓力。共和黨再次提出1兆美元的緊急資金,用於企業及民眾的經濟救助。民主黨更加碼到3.5兆美元刺激計畫。即將於年底展開競爭的兩黨,已經完全不管政府的債信及政府的負債問題,先選贏再說。以至於全球資本市場驚濤駭浪,股市、原物料、貴金屬都分別大漲。

這次疫情迫使全球的經濟瞬間暫停,彷彿急性心血管的血栓,救市的無限制貨幣與信貸供應就是緊急的「速效舌下錠」。雖然是非常時期,但貨幣與信貸這樣無限制供給,實體經濟卻沒有恢復,一定會造成貧富在短時間急劇惡化,最後造成社會不穩定的動盪。

之前北非的花朵與顏色革命,也有學者歸因於美國2008經濟危機的救市熱錢全球到處流竄,最後在北非國家造成劇烈的通貨膨脹與貧富分化,導致了社會的騷亂與流血革命。近期美國社會動盪,騷亂層出不窮,其實已見端倪。

對於在東亞的我們來說,這次美國政府對應疫情的表現不只是顢頇無能,甚至是民粹、反智與反科學,更暴露出美國社會中根深蒂固的右派思維對弱勢的蔑視,以及極度的、自私的個人主義,卻又極度的自大自滿。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格曼在《紐約時報》撰文批評,在川普政府領導下的美國,無論在流行病學還是在經濟層面都輸得一敗塗地。他批評川普及其盟友都是「自私邪教」。這些極端右翼人士追求不受限制的個人利益,連一些必要的監管規定都大感憤怒,只要有一點暗示自己的行為應當考慮他人的福祉就會氣憤不已。這樣的文化背景上基於拓荒時期的成功經驗,傳統的美國極端右派「對資深社會的蔑視,對傳統束縛和思想的不耐煩,以及對傳統經驗教訓的無動於衷」。這樣的文化背景,幾乎是注重「傳統秩序與規則」,喜歡「總結歷史經驗」,強調「長幼有序」的中國社會的極端反面。

整體來說,中國崛起帶給美國社會的挑戰與壓力,再加上川普為轉移疫情處理的失敗,甚至赤裸裸地煽動美國的民粹進行反中,已經根本地改變了美國社會對中國的態度。

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美國想保持世界第一,不追求自我突破,反而不擇手段地打擊、壓迫中國等國的科技進步與經濟發展。代表美國右派的川普政府這樣濫用國家實力的赤裸裸霸道行徑,卻又在疫情控制上的荒腔走板,其實已經結構性地傷害了美國戰後建構世界秩序的領導權威。

但中美貿易戰或疫情無論如何肆虐,突發的、高壓式的短期衝擊都已經過去了。中華民族復興的敵人不是病毒,也不是美國,而是中國自己內部能不能延續過去的改革開放,越是盛世繁榮,也越是危機四伏,更要能居安思危。如何讓每個人都能發揮自己的潛能,繼續思想的自由,為社會發揮創造力,這才是最大的挑戰。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

#美國 #極端 #經濟 #疫情 #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