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個多災多變之年。李登輝結束了他的生命,而所留下的爛攤子實在不小,該如何解讀?要如何解決?

先談台灣,錯過2008年最後一個翻轉的機會。自2016年至2020年綠軍全面執政以來,其狂傲自大已完全呈現,自2018年高雄韓流至罷韓操作更是達到頂點。李登輝主政與布局之下,最大的重災區其實就在高雄,然而眼前已經民心思變。

以2000年作為分水嶺,較為明顯的,有著劣質選舉導致的藍軍路線混亂,有著兩岸僵局不開導致的產業外移、升級困難,有著南台灣發展停滯導致的區域失衡,有著閉關自守本土意識高漲導致的價值扭曲,有著野心教改導致的青年世代偏差斷裂,更有著總結以上的政治版圖藍綠統獨消長。把一個原本欣欣向榮、繁榮進步的台灣,搞成了現在的晦暗蒙塵、苦澀不堪。

若由長遠大局來看,這些亦未嘗不是吉凶參半、禍福相倚。首先,是在陸長台消之下,台灣的情況有效地縮短了兩岸的發展差距,利於兩岸的融合。其次,是讓台灣本土的底層群眾與異化意識,有個抒發平衡的機會,好好壞壞一體檢視,並已有公評。最重要的,是由此證明中國人搞西方民主不是那回事,這對於大陸本世紀以來的穩健發展無需於此糾結,應該可算作出了重要的消極示範。

然而,若由台灣30年來與李登輝集團不斷殊死鬥爭的一批批理念菁英角度視之,當然是做出了重大的犧牲奉獻。

30年後眼前的台灣與兩岸,已經不能僅以發展與經濟觀點解讀。尤其是在今年以來的全球變遷,與中美全面對峙的局面下,除了外部檯面上的美台勾連外,還有的是台灣內部遺留的幾可解讀為中日之戰延續的詭譎情勢。

所謂殷憂啟聖、多難興邦,眼前的台灣問題當然形成民族復興的重大挑戰。除了大陸自身近來的和統、武統之辯外,更重要的應是如何兩岸聯手積極導正,重拾舊山河。

筆者多年呼籲已可當下起行的,即是由城市地區南南合作,淡化主權,聚焦民生,入島入心爭取民心,兩岸經社深化融合,以為即將到來的統一做好準備。(作者為台灣孫文南院院長)

#李登輝 #眼前 #兩岸 #機會 #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