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央銀行上一季理監事會議,做出維持政策利率(重貼現率、擔保放款融通利率、短期融通利率)不變的決定以來,新台幣走升趨勢加快,央行甚至必須天天進場阻升,以維持理監事會議另一個「維護外匯市場秩序及金融市場之穩定」的囑咐。然而,當前的國際情勢千變萬化,絕少國家像台灣這樣的自我克制,為挽救飽受疫情衝擊的經濟表現,各國央行屢屢祭出重磅政策,此時我央行不能被動地掙扎於雙率問題,接招之餘,許多過去信奉的準則、操作的模式可能都要重新審視,再定位中央銀行。

根據央行公布的「理監事聯席會議議事錄摘要」,不難發現,6月的那一場會議,聚焦於貨幣政策的討論上,對於是否降息,理事一致表示此刻不宜,原因琳瑯滿目,從可能影響房市和金融穩定、保留第二波疫情的政策操作空間、經濟數據比其他國家好,一路談到降息可能影響銀行獲利等,總而言之,理由千款百款,就是不要降息。

相對於不降息的「共識決」,匯率方面,略有雜音。總的來說,理事們注意到今年以來,因台股吸引外資、反映利差、國人將資金匯回等因素,新台幣「升」勢浩大,如果不降息,對部分出口廠商會造成壓力,甚至也有理事提出,唯一可能考慮降息的理由,就是相對其他出口競爭國的匯率,今年以來的新台幣表現較為強勢。

如以實質有效匯率指數來看,此一代表出口產業是否具有報價競爭優勢的指標,今年2月,就已出現反轉,高於主要貿易競爭對手韓國,且隨著韓元的大幅貶值,還進一步擴大中。簡言之,我央行四平八穩的貨幣政策,在脫序的國際社會變動中,顯得被動,缺少令人眼睛一亮的超前部署。

而當前的時局,央行的重點又豈能只是作在雙率而已。央行並非只是制定政策的單位,還要承擔相當大一部分的國庫收入,每年金額高達2,250億元,對於能成為國庫的金雞母,央行雖坦言並不合適,但無可否認,此一成績對於挹注國庫的資金池貢獻巨大,央行在執政團隊中也更受器重。但以今年情況來看,由於利息收入減少和沖銷資金成本提升等原因,央行上半年獲利為762億元,比去年同期衰退三成,是五年來的新低。

現任的央行總裁楊金龍雖不像前任的彭淮南,是在驚滔駭浪中上任,但坐上這位子絕非太平官,國際情勢步步進逼的凶險程度,較之上任更有甚之。我們認為,此時此刻的央行要擺脫過去的思維,不論在貨幣政策或資金運用上,都要有全新的作法,主動面對新變局。提出以下幾點建議,做為參考:

首先需就持有的資產與外匯配置方式,進行重新評估。基於無法產生孳息、價格容易波動等因素,央行曾表示沒有增持黃金部位的構想,但國際金融市場結構已出現變化,各國量化寬鬆政策看不到盡頭,以黃金為首的貴金屬價格出現大幅走揚,相形之下,占我國外匯存底比重最高的美元則明顯走貶,此時的央行,不能再堅持以往持有的相關資產與外匯部位的配置,要重新評估並進行調整。

其次,如前所言,傳統上仰賴利息收入累積豐厚盈餘的做法,恐怕未來幾年都難以再現,今年上半年已出現警訊,然而勞保等退休基金入不敷出到瀕臨破產的傳言持續出現,央行的獲利壓力不會變小、只會更大,此時有必要修正原來的獲利方式,兼顧風險下尋求最大的獲利機會。包括設立主權基金在內的作法,世界上已有多國採行並設計出了防弊、專業、以長期獲利為核心目標的運作規範,足供參考的範例相當多,差的就是願不願意跨出第一步來。

至於貨幣政策方面,央行屬謀定而後動,跟隨主要國家的做法機動調整。但失去了「盯緊韓元但升貶幅相對穩定」的走勢,韓國的報價競爭力持續性領先台灣這樣的現象,尤其在受疫情影響的出口旺季,並非我們所樂見。之前可能是基於擔心被列為匯率操縱國,對於匯率的干預較為收斂,然而,目前天天進場控制升幅的作法,又豈不會有同樣的顧慮?央行必須化被動為主動,加強美方的溝通聯繫,就算無法說服也可提早擬具對策。

#降息 #央行 #貨幣政策 #新台幣 #匯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