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全身裸白的舞者,從舞台不同方向登場,相遇之後,相互依偎貼合,跳著交纏雙人舞,是《花神祭》的經典片段。林麗珍表示,對她而言,這樣的赤裸,展現生之慾望,生機蓬勃,無處可躲,也毋須壓抑的生命狀態,「那樣的生命狀態是純淨的,衣服無法遮掩,如同春芽要發時,一切無法阻擋,自然地生長。」

生命有進取,也有退讓,林麗珍表示,整部作品談論一個「退」字,「這是大自然絕美的設計,萬事萬物以退為進,春天退了,夏天才會來,夏天退了,才有秋天,秋天退了,冬天才進得來,我們因此有春、夏、秋、冬四季,不管你在各階段,多麼積極進取,最後仍有退的時候,必須消亡。」

舞作包括〈春芽〉、〈夏影〉、〈秋折〉和〈冬枯〉,林麗珍說,春天來的時候,兩顆種子相聚,發芽盛開,「但在最為綻放的時候,代表要落下來了,一落下,強壯的夏神就出現了,但即使是能抵擋萬物的夏神,最終仍是需要離開,離開時,秋靈告訴夏神:你不要哭,明年這時候,你還會再來。」在舞作裡林麗珍安排秋靈穿著薄衫,一如少婦,隨著船擺盪,看著風慢慢吹,如同時光慢慢走,「慢慢地,初秋也會走到秋末,年華已逝,秋靈也要退位,背也駝了,第一滴雪下,換冬靈上場。」

林麗珍表示,四季是人生絕佳隱喻,「每個季節,時間到就自來了,無從選擇,無法阻擋,有開始,有結束,我們最終看見自己,一樣是這其中的一部分。」

#狀態 #萬物 #隱喻 #退為進 #舞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