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中華徵信所董事長雷斯塔(Vincenzo Resta)指出,CRIF集團可以組合解決方案或商業服務模式多達200類,「這不是單一產品一件件在推銷」,使用CRIF服務的機構組織從國家層級的中央銀行、政府統計局、金融監管單位,民間部門的金融機構,借貸公司,媒體,以及小至消費個人,如此龐大的網絡全都維繫於資料數據,「唯有『信任』能撼動整個系統動起來!」

CRIF集團的主要服務項目包括商業資訊報告、信用管理、市場研究、財務顧問、專業出版、教育訓練等業務,第一步都要搜集資料、建立資料庫,雷斯塔除了要親臨親為亞洲各地的營運,也負責監督CRIF產品及解決方案的國際銷售部門,尤其著重於徵信機構解決方案,可是這些業務都是「B2B」,CRIF連續七年入榜IDC FinTech全球TOP 50金融科技業,亦鮮少被台灣金融圈所熟知,相必在亞洲其他市場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我曾與60多個國家或地區的不同客戶合作過,最終能打開客戶的心房開展合作、並有創造利益,是因為彼此建立起信任關係」,雷斯塔表示,CRIF規劃的數據資料搜集、分析,作出解決方案等,能幫助CRIF所在的市場推動金融和貿易交易,或許推動過程不太外顯,但對整體經濟有用、為改革帶來價值,因為CRIF就像金融基礎設施的建築師,經過顧問專家的客製化組合解決方案,例如能為原本搞不懂為何違約率高掛的銀行帶來資金成本的降低。

於此,雖然CRIF集團並無意在資本市場掛牌上市,公司股份90%也是由創始人和管理階層持有,但是其餘10%的股份,卻是各種信貸機構爭相持有,1990年代迄今只有三家國際銀行達成心願,即法國巴黎銀行(BNL-BNP Paribas),德意志銀行和義大利最大公共合作信貸機構Banco BPM SPA。

從商業資訊服務、數位資料分析,CRIF在2018年向金融科技邁出了重要一步,經過併購取得歐盟第一張信用評分執照(AISP),隔年就在31個歐洲國家完成註冊。雷斯塔指出,這正是歐洲市場信任專家的最佳實證,AISP是啟動開放銀行(open banking)的一項關鍵,有人認為這將挑戰傳統信用數據業務,但CRIF認為這是獲得更多數據,以便於協助客戶進行預測和解決資料品質的良機,「我們相信這些數據對客戶的價值,最終客戶更信任我們。」

基於開放銀行進程亦在台灣已然啟動,雷斯塔說,CRIF集團已備有開放銀行所需要的豐富工具(解決方案),像是能隨時提供開放銀行客戶需求的「工廠產線」,而CRIF中華徵信所在地串接金融機構,大學和IT業者,實證CRIF的台灣市場場景運用,未來匯整使用經驗後還能回饋給亞太區兄弟公司,或讓台灣市場與其他區域互動更緊密,可以幫助台灣企業拓展國際。

雷斯塔最後強調,新冠疫情帶來全球危機,「這代表客戶、供應商都需要更有效率的解決方案」,當世界愈被封鎖、愈顯示數位解決方案的需求持續增長,而連陣這一切的前題,是要有能被信任、經過驗證的資訊/數據和正確的專家分析!

#方案 #雷斯 #服務 #CRIF #客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