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公司治理協會6日舉辦探討何謂董事「已盡相當注意」研討會,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理事長陳清祥主持會議。圖/顏謙隆
中華公司治理協會6日舉辦探討何謂董事「已盡相當注意」研討會,中華公司治理協會理事長陳清祥主持會議。圖/顏謙隆

中華公司治理協會6日舉辦「探討何謂董事『已盡相當注意』」研討會,邀請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投保中心)董事長邱欽庭、完善公司治理環境委員會主委林火燈、台北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張心悌等專家學者探討何謂董事「已盡相當注意」?針對財報不實的究責、免責,及如何揪出舞弊來獻策,並進行交流。

林火燈表示,即使是知名企業,也有可能在公司治理上犯錯。從公司治理的角度來看,董事為股東代理人,是否能站在公司或股東的最高利益出發,是他們重要的工作。而從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最重要就是資訊,能否即時、正確、對稱是關鍵,在資本市場運作上,公司治理是非常重要的課題。對於未來將設立的「商業法院」,也賦予期待。

從法律觀點出發,張心悌指出,證交所第20條可謂「證交法的帝王條款」,惟在其中明載的「如能證明已盡相當注意,且有正當理由可合理確信其內容無虛偽或隱匿之情事者,免負賠償責任」,即推定過失責任,意指身為編製財報的董事,若發生財報不實屬侵權行為,負有舉證責任,但對所謂「已盡相當注意,且有正當理由」這兩項條件卻仍相當模糊,即使是實際的法院判決也不一,目前仍難有確切遵循之道。而邱欽庭、鄭惠宜均指出,董事在訴訟中主張的免責理由,比如董事本人不具財會專業而委由會計師查核財報、未出席董事會、未實際經營公司經營,均難以成立。這一點必須留意。

法院判決針對所有董事的爭點有三:(1)專業會計人士之查核,是否解免董事通過財報責任?(2)董事未參加會議,是否解免董事通過財報之責任?(3)董事支持查弊,是否解免董事通過財報之責任?

針對爭點(1),張心悌說明,所有董事、監察人稱相信公司內部財會人員的專業分工,「則該職務不就形同虛設」;爭點(2)董事出席董事會為基本義務,已接獲通知而不參加,已未善盡義務;爭點(3)監察人發現另案弊端後,董事發言支持查弊,與其未盡基本意義,分屬二事,因此,無法就其主張免除董事詳實審認財報之責。

至於如何發現財報不實及其可能的舞弊徵兆?台灣舞弊防治與鑑識協會理事長馬秀如指出,以97年的銳普案為例,董事應對會計比例的異常深究其原因,如某部門業務量為何突然暴衝,或營收和應收帳款年增率異常;另,固定成本不會因銷售量增加而增加,若出現增加,就需要提出「為什麼」?

建業法律事務所合夥律師鄭惠宜,以及前台灣高等法院院長陳宗鎮則分別就:法院如何認定證交法第20條-1董事「盡相當注意」而得免責及其意涵進行分享。鄭惠宜認為,獨董是否因未參與財報編製而比經理人負較輕責任?這還有待觀察,不過她期待已通過的商業事件審理法,未來的商業法院如專家證人部分,應可輔助法官及現行制度,落實事實審功能。並且她建議,調整證交法第20-1條對獨立董事的責任,以及讓何謂已盡相當注意構成條件更明確化。

#責任 #義務 #有正當理由 #財報 #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