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野立委集體收受賄賂,總統府前祕書長蘇嘉全因再度捲入家族「貪婪風暴」,喊冤「清白是我的第二生命」,請辭獲准。蔡英文總統拋出重話:「升官發財請走別路」。不料,蔡英文重話言猶在耳,又傳出「黨政媒體一家親、綠媒壟斷政府標案」,以及「故宮、台鐵標案評委綠油油」的醜聞,氣憤的台鐵員工甚至戲謔地改編蔡英文的重話:「升官發財請走鐵路!」而網路上對於蘇嘉全的清白說,更是嗤之以鼻。

台灣政壇,貪腐不斷,問題就出在李登輝6次修憲,把民主政治中最具關鍵的制衡機制,修得不見蹤影了。

按原版憲法,總統由國民大會間接選舉產生,行政院長由總統提名,但立法院擁有閣揆同意權和覆議權,因而立法院對總統及行政院內閣產生了制衡的效應。修憲後,行政院長在總統任命後無須經立法院同意,立法院即使行使倒閣權,總統還可解散立法院。立法院徒有因內亂外患罪彈劾總統的雞肋;形成行政院長有責無權,總統有權無責的怪現象。

總統改採直選後,任何人的民意基礎都難望其項背,民意所歸,誰能攖其鋒?總統欽點閣揆,立法院手中已無閣揆同意權,形同自廢武功,對於總統欽點的閣揆人選,除了排排坐、鼓掌通過外,別無他法。因此,修憲後的閣揆,說得難聽些,無異於總統的家臣、傀儡,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現今閣揆的首要任務,便是俯首聽命,全力實踐總統的意旨,不給元首添麻煩。正因如此,陳水扁以來,歷任閣揆多有德不配位者,而閣揆更迭有如走馬燈,更是習以為常。

政治,是利益分配的過程。再怎麼極權專制的獨裁者仍然需要一群徒眾來維繫權力,交換條件便是讓支持他的徒眾分享利益。民主與極權,其實是個光譜概念,差別就在權力制衡的有無,和分享利益群眾的多寡。有效的制衡加上分享利益的群眾人數越多,就越民主,反之,就越專制。

修憲後的台灣政治,總統若想繼續保有至高的權力,就必須與同黨諸公分享利益,甚至在官箴與清廉方面與從政黨員達成某種程度的妥協,甚至包庇。譬如,總統專機走私洋菸,喧騰一時,國安單位涉案者未受懲處,且有高升之喜,監督失察的陳菊,也能高攀監院院長之職。再如,任上犯事的民進黨官或是綠友友,往往在昔日長官的提攜下,轉進他行,繼續攫取暴利,黨政媒一家親,也就不令人意外了。類似情節,再三重演,擁有絕對權力的蔡總統,難辭其咎,要說什麼升官發財請走別路,孰能信之?

李登輝修憲、引進黑金政治後,政風大壞。深諳民主運作者多明白,修憲後所謂陽光法案、政治獻金專戶等規範,不過是假法律之名正當化政客收受賄絡的惡行罷了。從成本效益的角度看,為企業代言的收益,遠高於為市井小民代言,人性趨吉避凶,聰穎如立委,既不能制衡總統,又難與總統分享權力,當然只能「捨小民就企業,棄權力爭利益」了。修憲後,立院政商勾結的醜聞、飲食男女的緋聞,不絕於耳,道理就在於此。

「絕對權力,絕對腐化;完全執政,完全腐化」是不變的鐵律。李登輝掌權修憲以來,台灣政治愈趨貪婪腐敗,領導階層眷屬更見驕奢,皆因修憲錯亂、制度有弊。台灣真要體現民主的價值,就必須及時修憲,將制衡的機制重新置入憲政的規範裡。只不過,在蔡政府長期縱容黨政媒一家親的情況下,民主制衡終究是鏡花水月!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閣揆 #總統 #政治 #分享 #立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