捲入SOGO收賄案的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雖被台北地院裁定以80萬元交保,但法官認定他涉嫌重大,在黨內與支持者的強大壓力下,徐永明宣布退黨試圖止血,時力10位決策委員並集體總辭,但仍擋不住一波波的退黨出走潮。眼看曾風光一時的時代力量形象破功,正面臨潰散崩解的命運。

法官認為徐永明的「期約」賄賂行為已涉嫌觸法,在判決有罪確定前,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被告有權利主張自己的清白並採取任何訴訟策略。但以其政黨主席且涉案時是國會議員的身分,面對此種期約賄賂的行為,恐怕很難自圓其說,也無法逃脫政治責任的追究,更難以面對眾多支持者的譴責。在此之前,時力另一位前主席黃國昌也因被大同公司市場派規畫為獨立董事,領取鉅額年薪,成為具有中資背景建商的「門神」而備受議論;兩位前主席先後都因金錢問題引發爭議,時力堪稱創了新紀錄。

黨主席墮落腐化毀全黨

此次涉貪案因為是集體且跨黨派收賄,還包括一位現任黨主席,加上涉貪立委牽涉民進黨高層的家族政治,格外受到社會關注,也印證執政黨蔡英文主席「不讓腐化劇本成真」的告誡並非無的放矢。此案又一次擊碎政客表面上高喊清廉反貪,暗地裡卻利慾薰心、吃乾抹盡的謊言,更狠狠地重創民眾對政黨政治的信心。但本案真正震驚政壇與社會的,還是在於以反貪肅貪、高道德標準為訴求的時代力量主席徐永明,竟然也會涉案。

雖然徐永明在目前涉嫌收賄的立委中,看似款項相對最少,但是以對所屬政黨的殺傷力來說卻是最大的,甚至幾近「一人毀全黨」的地步。時代力量創黨至今不過5年,而且崛起的速度極快,可見民意期待之深,不料這麼快就陷入貪腐風暴,而且是黨主席帶頭「示範」,墮落與崛起的速度等量齊觀,實在令人無法置信。

時力主要的訴求與支持者來自於年輕世代,之所以兩次國會大選都能斬獲不俗的成績,正凸顯年輕世代厭惡舊政治的藍綠惡鬥、貪腐陋習,以及對重建新政治與新價值的期許;怎料原本以為清純銳進的新力量,竟然與舊勢力無異,而且還變本加厲,更快沉淪,這將引起的反彈不僅更猛烈,也會使其對民主政治的正常運作產生嚴重的挫敗感,乃至扭曲年輕人的價值觀。

外界所議論擔憂的「權力使人腐化」,起碼指的是執政掌大權以後的問題,如今時力竟然連執政都還差得遠,只是排第4位的在野黨,就已經開始擋不住誘惑、守不了分際,這樣的政黨還有什麼希望?什麼存在的價值?更重要的是,時力在統獨光譜與治路線上,早已淪為民進黨的側翼與附庸,唯一能夠區隔出自我優勢的就是清廉反貪與社會正義,但如今卻完全走偏方向進入死胡同。

時力挾「太陽花」運動之勢而起,一眾領軍人物亦因此暴得盛名、躋身政壇,進而創黨揚名立萬,為的就是要凸顯比民進黨年輕、比民進黨好;從對一例一休到同婚議題政策的主張,的確也成功建立了年輕人守護者的品牌。如今時力先因內部的路線之爭造成領導階層的分裂,繼而又面臨與民眾黨爭搶第三勢力的挑戰,然後是民進黨大綠收編小綠的現實,到現在更因黨主席涉貪,演成一個讓人笑不出來、只想痛哭的笑話。

創黨元老黃國昌不吭聲

對照徐永明與黃國昌立委任內在立法院,以時力黨團名義提案修法,主張落實《聯合國反貪腐公約》,公務員只要收受逾一萬元饋贈都要用刑罰嚴懲,徐黃二人還說要增設「不法關說罪」避免公務員收賄而濫用其影響力進行關說,並提高貪汙罪執行的假釋門檻;如今不僅爆出徐永明涉嫌期約收賄,開公聽會還有價碼,而黃國昌至今未公開表態吭聲,今昔對比格外諷刺。

黨主席涉案,整個時力的回應也顯得老邁退縮,一點也沒有年輕政黨該有的表現。從第一時間稱「今天放假」未即時回應止血、撤換主席,而後提出軟弱的聲明,紀律委員會做出和去年高潞案不同標準的懲處,接著黨祕書長又冒出「借錢發薪水」的荒謬袒護,令外界質疑有這麼多的政黨補助款,為何時力會這麼缺錢?這些問題都加速重創時力的聲譽。時代始終在變,力量永遠存在,但時代力量這一闕變奏曲,說明了不能只聽其言,更要觀其行,美麗的言語總會迷惑人心,實際的檢驗才是真理。

#黃國昌 #涉嫌 #政治 #黨主席 #時代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