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娟娟是一個在公立醫院任職的護理師,卻突然發現罹患三陰性乳癌,雖有部分保險理賠金,但並不足夠,且往後很多保險都無法購買,只希望祈求未來身體復原順利,不要再有癌症復發。

我大學畢業考進醫院後就一直擔任重症病患的值班護士,我的爸媽靠夜市小吃做生意,養大我、弟弟、妹妹三人,家裡還有奶奶跟我們同住,妹妹大學時因奉子成婚,休學當全職媽媽,跟公婆與先生在台中生活,弟弟現在還在讀高中。

當初想當護士也是想說至少工作穩定,有一技之長,且看爸媽做小吃生意總是在設備不佳的場地備料且不分晴雨出門工作。因此想想在醫院工作雖工時長,但至少可遮風避雨,有空調,工作環境總比小吃攤好,收入穩定也沒甚麼花錢機會,醫院幾乎是我的家,回家頂多就是洗澡、看電視,幾乎都是工作的狀態,同學們大多也是擔任護理職或者在健保藥房服務,偶爾排輪休跟同學喝喝下午茶,或者參加聯誼。

在去年8月有一天在醫院換護理師服裝時發現,右側乳房摸到硬塊有所警覺,在服務的醫院檢查後確診為三陰性乳癌,所幸及早發現先以手術切除患部,並醫生建議定期追蹤。但在今年1月,左側乳房又在檢查時發現荷爾蒙類乳癌,連幫我治療的醫師都感到震驚。還好自己的服務醫院有良好設備,且醫生也非常仔細幫我做罹癌局部切除手術,也安排密集的化學治療與藥物治療。

我當時也是有考量預算所以都選住健保房,加上同事們也都輪流來看與關心我,在醫院治療的期間我並不寂寞,每天都有被關心的正能量。治療費用有當初媽媽幫我跟從事保險業務的小阿姨投保終身醫療險,所以住院醫療日額給付約3,000元、健保不給付部分的實支實付醫療險有5萬元額度以及醫院的團險。

我的住院與休養期間用了所有的病假與特休,也跟醫院多請了一個月,並於兩次手術後在家休養與回醫院化療,加上我平常有存款,所以沒工作期間以及一些買癌症化療時的補品,我還有存款可支付,尚未跟父母求救,媽媽也不時去市場買土雞、鱸魚補充養分。

雖然有部分保險理賠金,但我仍覺得只有媽媽在我小時候投保的保險遇到這狀況,並不足夠,也因此檢視自己除了終身醫療險,還有額度很高的意外險,但這個險種在遇到癌症治療時根本派不上用場。

且小阿姨來探望我時,也跟我說因為罹癌的關係,恐怕未來很多保險都無法購買,這時候我只能祈求自己身體復原順利不要再有癌症復發的狀況,我只想好好工作,沒有病痛健康平順過我的人生。

#工作 #健保 #罹癌 #發現 #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