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宣布衛生部長阿札爾9日將率團造訪台灣,這是睽違6年後首位訪台的美國內閣級官員,自然引發中國大陸官方的抗議;而隨後美國總統川普更展開進一步的「反中」動作,頒布總統行政命令,自6日開始的45天後,美國公民與美國企業將不得再與中國的WeChat(騰訊集團)、TikTok(字節跳動)進行任何交易。在中美衝突繼續升高下,對於政府大肆宣揚的台美關係升級,國人其實必須以更清醒、如履薄冰的角度看待阿札爾訪台對國家利益的影響。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阿札爾訪台是「外交豁免泡泡」的首例,過程中一定強調防疫的高規格。然而,美國目前是新冠疫情的高風險國家,「外交豁免」變成「高官有特權」,對比小明無法回台更是不公平。尤其5日的陸生入境政策髮夾彎,陸委會和教育部互批,引起輿論譁然,這種「政治凌駕專業」的防疫作法,和美國總統川普的作風倒是相似。

阿札爾受訪時提及訪台之行,時有稱呼「台灣總統」,然而,肯定台灣防疫經驗的同時仍以「實體」(entity)之詞作為比較。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強調阿札爾之行符合美國一貫政策。不過,美國的一貫政策就是以自身國家利益為優先,並且在台海局勢上以「操控者」的角度利用、制衡兩岸雙方。只有「台灣不獨、中共不武」的局面,美國方能牟取自身最大利益。

美國可以提高台灣的「國際性」,力挺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但是這種力挺的作為是美國牟取利益一貫的手法,也是美國的現實與務實。

期待台美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或是穩固,從現實的角度來看,也必須遵從美國國家利益。台美的結盟,雙方從國家實力到國際影響力,根本是不對等的關係。仰賴大國的保護必須以大國的意志為依歸。首先,避開不了大國對小國的內政干涉以及更多利益的討索。再者,大國的保護承諾兌現與否,也非小國可以置喙得了。若大國不願執行,那小國又能如何?換言之,小國必然會擔心大國所展現的可能是一種非良善的霸權主義(帝國主義)。

從台灣追求國家利益的角度來看,若主權代表的是自主、安全與尊嚴,那麼在美中擴大衝突之際,夾在其中的我們,對台美關係的發展實在不能太過盲目的樂觀。 (作者為大學助理教授)

#國家利益 #台美關係 #美國 #訪台 #大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