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擅長砍成本、2019年秋季被延攬擔任富國銀行執行長的沙爾夫(Charles Scharf)如今正在磨刀霍霍,準備對該全美第四大銀行削減成本與大舉裁員,以帶領富國銀行安全度過這次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風暴。

早在疫情爆發前,富國銀行的處境就比其他同業更加危險。2016年的帳戶詐欺醜聞,不僅重創聲譽,還使得該銀行成為客戶與主管機關眼中的問題學生。儘管之後富國銀行努力要從四年前的低潮走出,不過進展卻相當緩慢。該銀行除了營收已連續兩年下滑,最近還公布2008年來首次季度虧損。

加上在這關頭又遭遇疫情危機,迫使上任快要一年的沙爾夫必須加快改革腳步。

他在上月發給員工的備忘錄中已經有所暗示,他說「我們尚未採取營運一家有效率公司所必須的行動。」,外界意味沙爾夫所指的就是勒緊褲帶、撙節成本。

為了達成降低營運成本目標,沙爾夫特別找來他過去在梅隆銀行的最佳戰友桑托馬西摩(Mike Santomassimo)來協助完成任務。後者預定今秋將接下富國銀行財務長的職務。

其中企業瘦身將是沙爾夫執行的第一步驟。他曾說過,富國銀行需要削減至少100億美元的年度支出,才能跟上同行。這當中將包括裁員,雖然沙爾夫迄今尚未決定最終的裁減人數,不過業界預期應將達到數萬人。

沙爾夫在去年秋季接掌富國銀行前,曾在紐約梅隆銀行擔任執行長。他曾因透過簡化管理階層、大舉裁員與整合辦公空間而讓營運效率大幅提高,這項特質也讓他獲得富國銀行董事會的青睞、並延攬入內,希望能對該銀行進行成功再造。

自從上次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其他大型銀行多爭相削減數百億美元成本與裁減千名員工,這也使得他們在這次疫情危機中反而處於有利地位。

相較之下,在金融危機結束後就未大舉裁員的富國銀行,如今卻遭逢經濟亂流打擊,促使該銀行必須痛定思痛,進入「瘦身」。

根據富國銀行的自身統計,到2019年底,該銀行約有26萬名員工,居於全美四大銀行人數之冠,這也使得它的人事成本占營收比,大幅高出其他銀行。

然而沙爾夫在上任後,除了內部積極進行人事精簡,此外他還緊縮貸款業務,藉此降低銀行可能面臨的潛在損失。

貸款損失是銀行業最大的長期支出,部分大型銀行在過去六個月期間,已提撥數幾百億美元作為這方面損失的準備支出。

由於富國銀行在2018年受到聯準會對它的資產成本設定門檻,導致該銀行已沒有太大能力處理債務違約與延長信貸。

因此在今春疫情於美國快速蔓延期間,富國銀行已大幅緊縮信貸,這也使得許多民眾前往該銀行申請房屋再融資時經常碰壁。至於申請車貸與學貸也同樣遭遇困難。

該銀行並且還提高商業貸款的申請門檻,即使對長期客戶也不例外。目前富國銀行在油氣業有極高的曝險部位,還有逾四分之一商貸資產則位於不動產。

這些曝險都可能成為該銀行未來貸款損失的未爆彈。

#削減 #裁員 #執行長 #支出 #沙爾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