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減緩氣候變遷對環境衝擊,發展再生能源已是國際趨勢,政府因減碳壓力主力推動之外,不少國際企業承諾提高自身綠電使用比例,同時要求上游供應鏈一同跟進,其中,近年全球裝置量成長速度高的離岸風電,是相當受矚目的綠電來源之一,事實上,1991年全球第一座離岸風場Vindeby設置於丹麥,當時的單機發電容量僅450kW、發電成本相當高昂,難以和其他技術競爭,各國也未有強力政策支持,在之後的二十年間並未見到顯著成長。

直至2010年後,歐洲北海周遭各國政策推動力道加強,產業界可預見穩定需求,進一步帶動供應鏈建置,需求與供給兩者相互配合,整體裝置量才有較佳的表現。根據全球風能理事會(GWEC)報告,2019年離岸風電全球新增裝置量為6,145MW,較2018年大幅成長41.3%。

英、德、中、丹麥、比利時

離岸風電累積裝置量前五大

在政府政策的積極推動下,截至2019年底離岸風電累積裝置量前五大國分別為英國、德國、中國、丹麥與比利時,可以看出,當前離岸風電裝設區域以歐洲北海周遭國家為主,其次為中國,其中歐洲又以英國、德國兩國推動力道強、可開發區域廣,占歐洲區2019年近八成新增安裝量,其餘國家僅有零星新增量。

在亞洲方面,中國政府於2016年發布「風電發展十三五規劃」,設定2020年底風力發電累積裝置容量達210GW,其中離岸風電佔5GW,在2019年,中國單年新增裝置量突破2GW,主要新增裝置量來自浙江、福建、廣東、河北等省份的沿海地區,目前中國沿岸各省已有眾多離岸風場正處於開發前期,地方政府十分看重離岸風電可帶來的產業效益。

全球離岸風電市場規模展望

目前離岸風電已裝置容量有超過八成位於歐洲、二成於中國,發展區域相當集中,但隨技術進步及發電成本下滑,預估亞洲多國在2020年後會積極將離岸風電納入電力系統之中,成為達成減碳目標的關鍵一環。

展望未來五年離岸風電新增裝置量,工研院預估,歐洲及中國等離岸風電應用先行國仍會持續增加裝置容量、佔有一定市場地位,在2020年後,新興市場如臺灣、日本、法國等風場將陸續併網,應用區域明顯擴張,使離岸風電佔全球風電市場比例持續提升。

日本則於2018年7月公布第五次能源基本計畫,設定2030以及2050年中長期能源發展規劃,為減少對核電依賴及達成減碳目標,計畫提出將再生能源「主力電源化」的概念。

「成本競爭力」及「穩定供電」為主力電源化的兩大條件,離岸風電具備達成條件的可能性;且日本當前核能發電規劃達成可能性低,離岸風電有機會填補核電無法達標造成的電力缺口。

2019年7月,日本政府指定11個一般海域的潛力離岸風電發展場址,雖然受到COVID-19疫情影響,行政時程略有延後,但已經正式於2020年7月啟動第一次海域競標作業,預計將陸續釋出更多開發場址,帶動日本離岸風電應用裝置量成長。

離岸風電技術

被視為減碳、非核重要政策

由於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是全球長期性的共通目標,最新且最具影響力的巴黎協議更明確指出,應加強對再生能源的投資力道,每個國家依照自身的自然資源及發展態勢,逐步將再生能源納入電力組合之中,在基本的減碳之外,非核也成為部分國家努力的目標。

雖然離岸風電成本競爭力較其他主流再生能源技術(如太陽光電、陸域風電、地熱以及生質能等)尚不具優勢,但因較少土地使用紛爭、容量因數相對較高、能大規模開發等特性,使其成為能源轉型浪潮中備受期待的解決方案。

競爭性標案評選條件隱含產業在地化要求

在推動離岸風電的制度面上,中國、日本等市場採量化揉合質化的評選標準,量化標準主要評估開發商要求的收購電價,政府為減輕財政負擔,誠然給予此部分較高比重,政府也渴望離岸風電供應鏈落地可能帶來的經濟效益與工作機會,因此評選標準中,均會評估風場開發對當地帶來的產業效益。

惟觀察歐洲經驗,各國均有擅長的供應鏈區塊,彼此交互支援,以利將成本最佳化;對照至亞洲新興市場,預期也將複會製區域分工的態勢,如何找到臺灣在供應鏈的定位,將會是產業能否長續發展的關鍵。

(本文作者為工研院產業科技國際策略發展所分析師林晏平)

#歐洲 #中國 #離岸風電 #新增 #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