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美新冷戰開啟,大陸有無「18套劇本」應對,目前難說,但從美國前防長馬蒂斯過往「北京正試圖重返大明」說法,或可窺見北京應對脈絡。「大明」圖像其實有兩種,一是朝貢體系的大明,二是嚴格海禁的大明;在「國家安全觀」壓倒「發展觀」前提下,北京當前尋求的顯然是後者,自成一格的「小中華秩序」。

馬蒂斯2017、2018年間曾兩次公開提到,大陸正藉由「一帶一路」等模式,試圖在全球恢復明朝的「朝貢體系」。然而若真回歸歷史考究,大明除了萬邦來朝的「朝貢體系」,更多時候屬「片板不准下海」的海禁時代,北京當前戰略選擇已漸趨向後者,可能更貼近習應對眼下變局的思考。

川普上台後,以經濟共榮為主體「中美國」(Chimerica)概念,在華盛頓看來,越來越像一頭對美張牙舞爪的希臘神話怪物Chimera,從貿易戰一路蔓延至科技、軍事、外交政治全面撕裂。

從當前態勢發展看,習近平的「中國夢」有無意圖重返大明朝貢體系其實不重要。但從2018年貿易戰、2019年反送中到2020年《香港國安法》風波,都讓北京清楚意識到,「國家安全」已大過「發展需求」,一位大陸學者曾生動比喻北京心境轉變,「太平洋我不玩了,但必須確保中國周邊安全」。

強行通過《香港國安法》是最典型的例子,反送中風波讓北京清楚意識到外部勢力介入香港事務,甚至可能危及中共政權,因此即便冒著激起全球反中聲浪、香港經濟可能不復返的風險,也要通過該法。

此外,2018年貿易戰開打半年後,習近平赴東北考察,強調「飯碗要端在自己手裡」;今年4月疫情緩解,赴浙江考察釋放全力推進經濟復工訊號,乃至南方洪災正盛,7月底赴東北拋出振興「方法論」。種種做好「自力更生」氛圍,用意不只應對美方打壓,更多的是確保關鍵時刻穩住「國家安全」。

一位不具名北京學者直言,「過去『韜光養晦』是悶聲發大財,如今是為了安全,連發展都可犧牲」。只是陸美當前雖然已越過「鬥而不破」的模糊界線,卻仍處於「表面張力」極限施壓期,況北京目前面對華盛頓挑釁,多是被動反制,兩國要在南海擦槍走火可能性不高;而北京戰略定力,也是立基於國家安全戰略之上。

#大明 #當前 #北京 #經濟 #國家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