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覺得自己很不孝!」肺癌家屬吳政昌憶及亡母去年過世感慨說,母親確診到過世約6年時間,期間簽了4次放棄急救同意書,醫師當初也建議採用標靶治療,但1次就100萬元,「想救也拿不出錢!」他難過地說,如果有錢,母親也許不會那麼早走。

吳政昌說,母親被確診時已是肺癌末期,他和弟弟故作堅強,雖然心理有數,但總會希望出現奇蹟,若健保預防健檢機制可以更完善,癌細胞一出現時就發現,也許就能早期發現、早期治療。

吳政昌說,6年期間約自費200多萬元,簽了4次放棄急救同意書,兄弟2人能力有限,因為要工作僅能請看護代為照料,「最後母親要走時,反而不在身邊!」他至今仍相當自責。

吳政昌說,癌末病友都需要看護,但看護費用高,不見得人人請得起,建議推動病房共用看護制度,提高看護費用,由1名看護同時照顧2至3個病人。

47歲陳大姊7年前罹患腎臟癌,原以為切除一邊腎臟後可重獲新生,豈料2年前再度被診斷出肺部出現癌細胞,當時心想「我又不抽菸,怎麼會得肺癌!老天爺難道又要跟我開玩笑!」

但陳大姊仍樂觀抗癌,常告訴家人「健康的人都想努力賺錢,不健康的人只想要健康!」胞弟說,大姊罹癌後體重從60公斤暴瘦至43公斤,每年醫藥費逾百萬元,對一般家庭真的非常沉重,遠嫁花蓮的二姊也時常回來幫忙,所幸有醫療保險,略為減輕家人經濟負擔。

家屬建議,癌症發生並非一朝一夕,而是空汙、生活環境不良等長期累積所致,政府有責任替民眾創造更好的生活環境;此外,大家都知道預防重於治療,但許多詳細的健檢項目卻不在健保給付內,「健保是台灣的驕傲,不該成為病人的奢侈!」

#家屬 #肺癌 #病人 #健保 #大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