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勢的演變,愈來愈顯嚴峻,11月9日,重慶中央高層會議,擬對中共「作重大讓步,求取和平,在假統一之形式下,暫取分疆而治之策」。決定先派蔣經國為蔣介石之「私人代表」,赴莫斯科見史達林,商中蘇關係「根本問題」。

毛澤東回到延安向其中央政治局報告說:蔣介石不給解放區幾個省主席,省以下可以給。我們乃提出維持現狀,將來解決。赫爾利回美國前,要我們交出解放區,說要麼承認蔣介石的要求,要麼破裂,我說不承認也不破裂,問題複雜,還要討論。

為了爭奪日軍的受降,國、共兩軍已大打出手。中共軍且已搶先進入東北。在蘇聯紅軍出兵東北時,毛澤東就興奮地說:「現在同蘇聯紅軍配合作戰,是痛快的。」遂令靠近東北地區的呂正操、張學詩、萬毅、李運昌等部準備向熱河、遼寧及吉林等地進軍。進入東北地區的中共軍,即與蘇軍取得聯絡。蘇聯遠東軍外貝加爾方面軍馬林諾夫斯基(R.Y.Malinovsky)派貝魯羅索夫中校為代表到瀋陽,偕同中共瀋陽衛戍司令曾克林於9月14日飛抵延安,要中共派負責人前往東北,以便就近協調行動。蘇聯駐重慶大使也向中共方面建議:根據蘇共領導人的意見,中共應「確保張家口、古北口、山海關線,防蔣進攻。」在此一連串的訊息下,中共認為已進入奪取東北的良機,提出「東北為我勢必所爭,熱、察兩省必須完全控制。」確定了「向北推進,向南防禦」的戰略方針。此時正是毛澤東在重慶會談期間,故其所提條件,亦非蔣氏所能接受也。

鼓動人心 組織民眾

1945年9月底,10月初,美國海軍陸戰隊約一萬九千餘人在塘沽、秦皇島登陸。蘇聯亦有立即的反應,一位剛到瀋陽的蘇聯軍委會委員轉達史大林的指示,要中共軍在山海關及瀋陽地區部署重兵,阻止蔣軍進入東北。

蘇方願將繳獲的日本關東軍武器,充分供給中共軍;如一時無力接收,可代為保留一個月。中共東北局因於10月8日電告中共中央:「下最大決心,立即從各區抽調三十萬主力,於一個月內趕到。」同時蘇方亦通告重慶方面「運兵船舶不准由大連登陸,其態度甚兇橫」蔣介石在其日記中記曰:「此或為美軍近日在秦皇島、天津登陸之故,使之疑忌嫉妒而有此舉」。

中共方面即加速進兵東北,據中共中央11月4日的文件,進兵東北情況及計劃如下:

最先入東北之李運昌部,已由五千人擴充至八萬人,惟戰鬥力弱。正規軍入滿者約五萬人,在途中者尚有五萬人,11月中旬可到,約計十萬人,為內線作戰之主力。另外約十一萬人將於12月下半月可到熱河、遼寧、冀東地區,外線作戰。

任林彪為東北人民自治軍總司令,呂正操、蕭勁光、李運昌、周保中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副司令。彭真、羅榮桓為第一、第二政委,程子華為副政委。統率東北全軍,部署作戰,一俟蘇軍撤退,即宣布東北人民自治。

重慶中央方面,依《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之規定,在日本投降後三個月內,即11月底以前,蘇軍應撤出東北,由中國政府接收。蔣介石對接收東北問題初具信心,其於9月10日記曰:「此時應以全力接收東北與各省市軍政為第一要務。」

但一週以後,即覺情況不妙,其於9月18日記曰:

「東北被俄接收以後,到處宣傳,鼓動人心,組織民眾,以為其卵翼共匪,製造傀儡之張本。而且至今猶未許我政府派員前往東北,準備接收國土。俄國是否踐約守信,誰亦不能保證。」

10月6日,蘇方正式通告重慶方面,可派代表往長春,與其軍事代表接洽接收事宜。惟不准我方運兵船舶由大連登陸,「其態度甚凶橫」。但蔣「並不以此介意,仍照預定方針,忍氣吞聲,據理進行。料彼(俄)在此時不敢蠻橫到底,而冒天下之大不韙也。」

在重慶會談結束後的兩天,即10月12日,負責接收東北的國府東北行營主任熊式輝和外交特派員蔣經國等即飛往長春,準備與蘇軍總司令馬林諾夫斯基交涉接收事宜。蔣記曰:「注意:一、俄如果阻止我軍進入東北接防,並干涉熱、察內政,引起戰爭之預備。」意思是說:蘇聯此舉預備引起中國內戰也。

蔣經國抵長春遭刁難

熊式輝、蔣經國等到達長春後,與蘇方交涉接收事宜,果然遭到刁難與拒絕。與此同時,國軍第十三軍、第五十二軍登陸秦皇島抵達山海關附近,亦受到中共軍的阻撓。

面臨此種情況,重慶中央方面至為憂慮。認為一旦發生內戰,恐難遏止,中共或可藉此機會,依蘇聯暗助,奪取熱、察、綏三省,甚或東北三省,而成為一國。中央方面希與中共謀求妥協。據王世杰日記記載,他與張群於10月31日向蔣介石建議:與中共訂立一個暫時避免衝突的辦法,蔣同意。王、張及邵力子連日與中共代表周恩來、王若飛相商,但無結果。王世杰等認為:中共的目的,顯然打算於蘇軍自東北撤退前,進占熱、察、綏及東北大部分區域。「形勢之嚴重,實屬空前」。

11月3日晚間,蔣介石與王世杰談中共問題,頗為悲觀,認為黃河以北一時殆無法收拾。王認為中共問題與蘇聯問題不可分開,今後蘇聯究竟採取與美、英合作路線,抑仍分道而馳,不久可見分曉。在此一問題未解決前,政府對於中共問題,亦只可盡力防範其擾亂範圍,不能希望得到根本解決。

但情勢的演變,愈來愈顯嚴峻,11月9日,重慶中央高層會議,擬對中共「作重大讓步,求取和平,在假統一之形式下,暫取分疆而治之策」。決定先派蔣經國為蔣介石之「私人代表」,赴莫斯科見史達林,商中蘇關係「根本問題」。這天,蔣的日記記道:

審查俄共與東北形勢及國際大局,再三考慮,未得和平妥協之道。如有萬一轉機,決不願冒此艱危,使人民再受戰亂苦痛。而國內經濟與幣制狀況,如再兵連禍結,社會將起不安。共匪更可乘機煽亂矣。……下午再約雪艇(王世杰)來商對俄共策略,乃決派經國赴俄往見史大林,作最後之一著,以卜成敗矣。(選摘自《蔣介石與國共和戰(1945─1949)》)(待續)

#蘇聯 #東北 #蔣經國 #接收 #蔣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