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債券利差自3、4月時10年來罕見的高水位大幅收窄,快速的反轉向上主要是受到基本面從谷底翻多、美國聯準會政策支持以及新興債券極具吸引力的價值面所驅動。但即使過去幾個月強勁反彈,我們相信新興美元主權債現階段仍具備極佳的投資機會。新興國家可望受惠成熟國家提供融資計畫與接近零的利率水準,依據過去表現,現在距離資金緊縮仍有很長一段時間。

疫情使新興市場債券利差擴大至金融海嘯以來最高水準,當時我們曾經提及這是個極為難得的投資機會,即使現在面對處於歷史高點的發行量,且利差不再位於極端高檔區,但仍接近過去小型危機時的水準,例如2011年希臘主權債危機以及2015~2016年中國債務危機時。就中長期而言,利差仍將持續收斂,雖然其發展軌跡會緩慢許多,但投資機會仍在。

潛在的尾端風險則是新興市場經濟復甦進程受干擾。新冠肺炎陰霾持續籠罩全球,即使是疫情應對得宜的國家也仍面對其數月的犧牲可能在數週甚至數天變得徒勞無功,即使確診數字開始攀升,許多曾經封鎖經濟的國家也無意再承擔一次短期的社會與經濟成本。儘管如此,整體形勢逐漸轉為為正向,各國在治療、測試能力、醫療設備供應鏈、社交距離和戴口罩等方面都取得進展並有助穩固市場,疫苗的進展可能是利差進一步收窄的催化劑。

就基本面來看,新興市場外部經濟受到多重衝擊,石油出口商遭遇油價和油價下跌的打擊,到熱門觀光地區的旅行已降至幾乎為零,並且不太可能在2021年之前大幅增加,有大量海外工人的國家的匯款急劇下降,紡織品和非必需品的出口下降,國內情況也很艱難。儘管面臨這些挑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其他多邊組織仍在提供支援,以幫助許多新興市場國家度過危機。IMF已經開發各種機制,主要是快速融資工具和快速信貸融通,以幫助各國應對這種緊急情況。IMF擁有約1兆美元的金融實力,儘管危機延長可能最終耗盡這些資源,但該基金短期內應擁有足夠的資源,並在有需要時能夠籌集更多現金。

此外,G20設立「債務暫緩償還倡議」(DSSI),在今年年底前將暫時中止77個較窮困國家債務的還款付息,這意味著這些國家不能重返歐洲債券市場,並且可以更好地管理現有債務。從中受益的國家包括安哥拉,喀麥隆和莫桑比克。

對新興市場債券最大的支撐也許是美國聯準會,它迅速將利率降至零,並開始積極的購買計劃。這有助於穩定全球信貸市場,並幫助美國初級信貸市場重新開放,進而幫助新興市場初級市場,並為新興市場主權國家提供急需的資金來源。在美國短期利率設定為零的情況下,部分新興市場央行可以大幅度降低本國利率,以幫助振興經濟。

#利率 #債務 #快速 #危機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