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國內推動金融科技(FinTech)如火如荼,諸如法規的調適、資金挹注、人才培育、基礎建設及國際合作等方面,均有一定的進展。其中,「金融科技發展與創新實驗條例」已自2018 年4月30日開始施行,並已核准7件、金融科技創新園區則有43家新創團隊進駐,並且有6家來自國際新創團隊。另去年通過的3家純網行有機會於年底前開業、開放銀行(open banking)第二階段也有望於今年Q3上路。然而,街口集團「託付寶」產品甫一上線,卻引爆一場新創業者與主管機關的論戰。究竟,「託付寶」主要創新處為何?又為何踩到金管會紅線?該如何解決爭議,創造主管機關、業者及消費者三贏?

金融創新原本就是要解決目前所面臨的痛點,如過去投資人欲申購基金僅能透過銀行存款帳戶扣款,卻無法透過電子支付帳戶扣款承購。有鑑於此,街口集團自2018年起即積極為打造「台版餘額寶」鋪路;但當時推出即宣稱「保障年收益」而被金管會禁止。今年1月3日,證期局核備電子支付帳戶可購買投信台幣計價基金,但電支平台只是「支付」機構非基金銷售機構,無法做基金銷售廣告,而投資人、投信及電支機構三方簽約後才能進行交易。街口集團在適法性仍有疑慮下又重蹈覆轍,張貼「託付寶」廣告,宣稱透過街口電子支付帳戶買基金,可享有比定存高的1.5%年收益,再度大踩金管會監理紅線。果不其然,街口「託付寶」於7月20日正式上線後,又遭金管會以合法性待釐清而禁止,暫時關閉基金申購功能。

持平而論,街口「託付寶」這項創新提供投資人另一個投資貨幣市場基金的管道,除了有助基金銷售外,也能加速電子支付及行動支付的發展,值得肯定。但此創新卻存在幾點爭議,其一,街口宣稱消費者跟街口投信買基金,可獲1.5%的保證收益率,而這種收益率又被設定為業者與消費者雙方的借貸關係;此舉固然可迴避掉之前違法吸金,以及賣基金實質上要兩三天才能贖回的問題,但這巧思卻無法獲得主管機關認同。其二,貨幣型基金主要投資於高信評、低風險的投資工具,因此風險相對較低,但報酬率也不會太高,而且有匯率波動風險。再者,投資人也可能面臨基金解散,遭大量贖回、提領及淨值劇跌等風險。而「街口多重資產證券投資信託基金」自成立至7月底止,報酬率為負16.8%,遠於低大盤,宣稱保證收益率豈不落人口實。君不見,阿里巴巴支付寶與天弘基金公司於2013年6月合作所推出「餘額寶」,可讓消費者將支付寶帳戶的錢移去購買由天弘基金操作的「增利寶貨幣型基金」,曾叱吒風雲一時,其年化收益率最高達到6.73%;然勢隨時轉,截至今年 6月中的收益率已跌破1.5%,創下歷史新低,甚至不如銀行一年期人民幣存款基準利率1.75%。投資必有風險,宣稱保證收益率的廣告手法實不足取。

本文以為,除弊不足以興利,而金融創新雖值得鼓勵,但必須在符合金融監理下為之,才能保障消費者權益。茲建議:1.街口今後不應再有申購基金保證收益的聲明,而且要加入適當警語。2.「託付寶」對於「街口多重資產基金」短時間內淨值暴跌及同日大量贖回的退場機制應有完善。3.街口「託付寶」應不斷創新,如透過AI量化演算化技術提高基金收益、導入區塊鏈智能合約及基金互換(Fundswap)功能。4.在創新與法規有所牴觸時,只有進入金融監理沙盒才是正途。唯有創新與監理兼容並蓄,才能創造主管機關、業者及消費者三贏局面。

#監理 #街口 #宣稱 #託付 #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