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疫情,藝術家如何觀察、回應當下的環境與議題?由蕭淑文與客座策展人耿一偉共同策畫《藍天之下:我們時代的精神狀況》以臨場性作品為基礎,不僅於把黑盒子裡的表演搬到白盒子裡,而是希望從行動中沉思,透過參與、互動,讓觀者體驗後疫情時代的日常。

12組藝術家和作品,多有互動參與情境,陳亮璇&致穎的〈手勢II〉從90年代的殭屍電影,抽取手勢、畫符等儀式,對應今日疫情,文明社會裡仍有很地方性的守護信仰與文化景觀,現場有3台機器可印出符紙,為觀眾保周身平安、疫病退散。

阮慶岳的〈山徑躊躇—我的小說拯救計畫〉設置了如小學教室的課桌椅,桌的放有大聲公,觀 眾可透過朗讀拯救小說,阮慶岳也表示透過回收的課桌椅,也反思知識、文字的崩壞,是否與公利性的教育體制不脫關係?

劇場導演Baboo的〈新!王冠度假村〉將「防疫旅館」放置到美術館,採預約報名制,參與者可「入住」防疫旅館,並依耳機內的指示體驗戴口罩、運動、進入夢境等設定,也藉著展示私生活,反思當代人在疫情隔離中也往往能透過社群媒體曝光生活。

此外,許悔之的〈字.療。〉透過藝術家對談將於現場完成書寫和創作;李明學的〈後—調味群島風情〉以鹽、胡椒、丁香、肉豆蔻等設置出一個沙灘,實則藉著歷史中的香料爭奪,反思疫病和經濟的兩難,也扣問人類的無窮欲望,在歷史中是否學到了什麼?

#作品 #反思 #藝術家 #設置 #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