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直播尺度無極限,要看更多表演就必需不斷付費解鎖。(本報系資料照片)
色情直播尺度無極限,要看更多表演就必需不斷付費解鎖。(本報系資料照片)
(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設計畫面/視覺中國)

直播經濟近年遍地開花,兩岸年輕人對網紅工作的熱衷,成為了共同的現象。不過,有部分色情產業業者看準直播領域驚人的商機,開始將直播產業的營運模式套用其中,廣招年輕女性擔任直播主,遊走在法律紅線,利用用戶打賞、銷售直播主拍攝的成人片抽成獲取巨額利潤,有的老闆還因此賺進上千萬人民幣。

事實上,只要有人,色情產業在社會中就不會缺席。綜觀兩岸成人直播平台的發展;在大陸,《鳳凰周刊》先前就報導,儘管在官方強力掃蕩下,成人直播表面上已難尋蹤跡,但實際上,這些業者轉移到地下之後,比先前更為猖獗。一般來說,這些平台會透過微信或社群平台發布隱晦的廣告,吸引網友目光,如果遭到警方鎖定,就會馬上換帳號,另起爐灶。

18禁片段 禮物達近2千人幣

在台灣,則是傳出有成人直播平台旗下女直播主於去9月間,在台北東區Zara門市前,上演如日本成人片系列魔鏡號的情節,直接在街頭「車震」,並上架其自導自演的成人作品,引發社會熱議。而該事件在今年3月間被警方得知,引發高層震怒,下令嚴辦該直播主,而這名直播主所屬的平台至今仍在營運。

問到兩岸成人平台盛行的原因,有業內人士表示,「有人的地方就有生理需求,人口越多,生理市場就越龐大,這個需求永遠都會存在。」據調查,以大陸而言,這類平台擁有龐大且穩定的客群,多樣的場景,甚至可以依照觀眾的要求「客製化」,服務形式則包括一對一語音、視訊裸聊等。

實際了解這些平台的運作,在直播主上播的時間,幾乎是沒有禁忌。舉例來說,在某大陸平台上,一名戴口罩的男子在一名女子帶領下,開始演繹看房的場景,周圍有專門的攝影團隊;直播開始後,觀眾就開始起鬨打賞送禮,男女的互動也隨之進入18禁片段;到了關鍵時刻,打賞的禮物充斥著正個螢幕,最貴的禮物高達人民幣1999元。

在台灣,從前面提到的直播平台流出影片也可看到,一名女子在街頭隨機認識一名男子,並問到「要不要去看電影?」;男子答應後,兩人隨即進入二輪戲院,並發生了性關係,這一切看似自然,實際上卻是自導自演。

總地來看,成人直播與一般直播無異,都是利用「觀眾對直播主打賞,平台抽成的方式來獲利」,不過,部分平台也仰賴直播主販售自製成人片抽成獲利。一名KOL經紀人Bella(化名)受訪時,出示了她協助媒合的多個案子,其中就包括成人直播平台徵求年輕、性感女主播的訊息,該訊息上描述「影片平台,徵性感女孩(18禁),需性感、尺度大更好,可不露臉」等字樣,訊息還提到,「保底新台幣9000至15000元,另有高額抽成」。

賣情趣用品 業績達160萬

Bella表示,這些女直播主看起來保底很低,但靠著打賞、賣自己拍的成人片,一個月的收入可以達新台幣10至20萬元,這也是為什麼不少女大生、剛出社會的年輕女性這麼趨之若鶩的原因。

另一名KOL經紀人Mike(化名)也指出,成人直播除了上面提到的獲利方式,有的女生也會利用男性偏好觀看這類直播的特性,販售情趣用品,因為這類影片觀看高,觀看熱度直接反映在下單量,有直播主光靠踩在法律紅線的直播賣情趣用品,一個月業績就達新台幣160萬,而這還算是少的。

分析為什麼這麼多的女性願意投入,Bella說,成人直播平台的直播主樣貌都不差,但與一般合規的平台相比,外貌就差那麼一點,也是因為如此,部分直播主就轉戰成人平台,賺得快又可累積知名度;而她們在拍片之前,就知道可能產生的後果。總而言之,這麼龐大的金錢誘因,不管是對平台還是對直播主來說,都是龐大的吸引力,平台將女性作為工具吸引男性換取獲利,將會是一種不變的成功賺錢模式。

#直播 #抽成 #一名 #直播主 #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