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在台灣過著幽禁的歲月,趙四小姐始終相伴。圖為北投故居。(本報資料照片)
張學良在台灣過著幽禁的歲月,趙四小姐始終相伴。圖為北投故居。(本報資料照片)
西安事變主角蔣介石(右)、張學良(左)及楊虎城(中)在事變發生前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西安事變主角蔣介石(右)、張學良(左)及楊虎城(中)在事變發生前合影。(本報系資料照片)
西安事變時蔣介石所居行館。(本報資料照片)
西安事變時蔣介石所居行館。(本報資料照片)

「飛將軍」蔣鼎文是蔣介石五虎上將之一,同時位居「八大幹將」之列,可見他軍事才能相當了得;鮮為人知的是,西安事變前,對張學良失去信任的蔣介石,就曾想以蔣鼎文取代其位置,接替剿共任務。屢次位居要職也表明蔣介石對他的重視;事實上,蔣鼎文智勇兼備、堅毅不撓的性格讓他早在黃埔軍校時就被蔣介石提拔。

黃埔軍校在1924年中旬成立。蔣鼎文當時毅然辭去兵站總監部上校參謀之職,投身黃埔軍校,擔任第1期學生隊中尉區隊長,軍銜降了4級,雖然屈就,但也顯示當時黃埔軍校對年輕有為軍人的吸引力,以及蔣鼎文對於黃埔軍魂的意志與嚮往。

早起鍛鍊 留勤奮印象

由於蔣鼎文自小就習慣早起鍛鍊,在黃埔軍校時經常被時任校長的蔣介石碰見,因此給蔣介石留下了「勤奮」的印象。蔣鼎文進入黃埔軍校的第一年,在一次野外演習中擔任連指揮官,蔣介石和蘇聯顧問加侖正巧在現場觀摩。加侖當場向蔣鼎文針對戰術上的幾個動作進行提問,他一一對答如流。加侖轉頭便向蔣介石說:「此人可重用。」這價值連城的評語,加深了蔣鼎文在蔣介石心中的重要性。

同年10月,蔣鼎文被蔣介石升任軍校教導團第1營少校副營長。自那時起,蔣鼎文一路順遂,在1929年升任中將軍長。中原大戰在1930年中旬爆發,蔣鼎文隨即就有機會發揮其御兵長才,一展拳腳。

蔣鼎文率部與馮玉祥軍隊作戰。在這次軍閥大混戰中,蔣鼎文部奔走於隴海、津浦兩線,行動迅捷,料敵如神,因此獲得「飛將軍」稱號,頗受蔣介石讚賞,成為蔣介石的「五虎上將」之一。

與共軍作戰 調度靈活

鮮為人知的是,在西安事變中,蔣介石為防止當時負責剿共的張學良「兵諫」,曾打算以蔣鼎文頂替張學良位置,以遂行「攘外先安內」的路線。根據史料記載,1936年10月,蔣介石在洛陽聽聞張學良與楊虎城剿共不力,甚至傳聞他們與共產黨人士有勾結,因此有了以蔣鼎文替代張學良的想法。

事實上,蔣鼎文此前就曾有豐富的剿共作戰經驗,曾在山西以靈活的調度與共軍作戰,掩護數千名傷兵撤退;加上作為蔣介石的心腹之一,理所當然的是替換張學良的不二人選。

蔣介石在1936年12月5日的日記當中提到:「派蔣鼎文為西北前線總司令」,蔣介石明白,蔣鼎文與張學良關係不錯,因此這副千斤重擔讓蔣鼎文壓力陡增,不過在幾番交涉後仍然答應出任,並隨即前往西安與張學良碰面。

斡旋蔣張 史上記一筆

蔣鼎文抵達西安後,即對張學良說:「抗日戰爭之事,我們都一樣急迫,但目前我國軍事力量尚不允許草率行事,副總司令看到各方面都在積極抗戰,全國兵工廠都在不分晝夜趕造槍炮就是最好證明。」張學良曾在多年後回憶此事,認為蔣鼎文的說法讓他頗為觸動,但仍不改他將兵諫的決心,也因此發生了改寫往後整個中國歷史的西安事變。

歷史也可能存在某種必然,日軍的侵略加上國民黨傾全力剿共,讓張學良兵諫的做法堅決到無人可以撼動,即便蔣鼎文最後仍然沒有改變蔣介石與張學良間的路線矛盾,但他斡旋於兩人之間調和仍可以在歷史記上一筆。

#兵諫 #加侖 #歷史 #黃埔軍校 #張學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