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收賄案衍生副線劇情,徐永明辯稱檢方搜索到的300萬現金是向「內閣重量級部長」借貸,媒體指為交通部長林佳龍,雖遭林否認。而借貸一說居然還有台數科業者身影出現其中。

這牽涉到部長、立委、業者及金錢的劇情對嫻熟產業生態的人來說並不陌生,甚或如果屬實,亦不意外。台數科為第五大有線電視業者,約占全國訂戶數10%,中部為其主要經營區,與林佳龍選區有地緣關係,尤其在擔任市長期間更成為地方主管機關。而林佳龍與徐永明為台大政治系及大陸/大新社團學長弟,相識逾30載,相互引介相當自然。

台數科近年向NCC申准的兩案均引起軒然大波,這中間顯露出或多或少的政治力斧鑿痕跡。而今三人關係浮現,更像是完整了綠營派系為搶奪媒體勢力而無所不用其極之的最後一塊拼圖。

台數科於3年前申請併購東森電視,王令麟身為東森第二大股東為抗併購,透過議員購買一張台數科股票,造成黨政軍投資媒體事實,最終NCC以違反黨政軍條款否決該案。其間,雙方各自動用管道,企圖引導輿論,如自稱「公民反媒體壟斷聯盟」的團體刊登廣告質疑林佳龍關說NCC,而傾向正國會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則辦了座談會,邀請立委包括徐永明等,強化台數科併購東森之合理性。由此看來,台數科的確嘗試透過政商人脈促成併購案。

而今年台數科又向NCC申請新聞台執照,原於3月初已在NCC委員會上通過,卻發生次周委員於確認會議紀錄時翻案,前所未見、匪夷所思的撤銷方式。這讓人不禁懷疑,NCC是否事後受到高層壓力,必須撤銷執照,否則何須以此粗糙的行政手段處理?據稱,新成立新聞台勢必影響到原本收視率墊底的年代電視,故向高層求救阻擋該案。

這些紛紛擾擾顯示民進黨及其附庸電視台絕不會讓NCC放鬆對媒體的管制,甚至會透過管制阻擾損及自身利益的新勢力興起,即便同黨人士亦然。民進黨的派系文化使得內部缺乏一個上而下的分配結構,派系只得各顯神通。同時,立法院不管哪政黨執政皆被壓制,不讓立委有實質監督行政院之能力,立委只能在個案上享有影響力,故容易形成對價關係,碰觸法網。

此次立委收賄相較於2年前台南市長黃偉哲爆出的大創案,同樣是立委助理擔任白手套,同樣是辯稱政治獻金,為何後者得以切割?因為後者已築好防火牆,檢方沒有掌握直接證據。這顯示泛綠黨派如今是赤裸裸地搶奪利益,連避險機制都懶得設。台灣雖可自稱民主,但其政治體系卻是課責不足,易被政客與業者利用,成為私人套利所在,何其無奈!(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

#立委 #NCC #媒體 #部長 #徐永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