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集體貪瀆案爆出案外案,檢調在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家中意外搜出300萬現金,先被繪聲繪影說是交通部長林佳龍「借給」徐永明的錢,旋遭林佳龍鄭重駁斥;繼而又傳出檢察官已祕密就訊林佳龍,查證該筆款項性質的消息,又被林的辦公室否認。無論如何,300萬現金總不可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憑空出現在徐永明的保險箱裡吧?傳言滿天飛,真相究竟如何,當然需要檢調深入追查,這個疑點甚多也兜不攏的案外案,似乎比原本的SOGO案還令外界好奇。

說是疑點甚多,一點也不誇張,因為這個案外案裡頭有太多說不清楚,或者是沒辦法說清楚的盲點。在多數媒體報導中都提到的是,徐永明向檢方證稱這300萬是林佳龍借給他的,林卻公開否認;那麼徐林二人到底誰說謊?這筆錢真正的性質是什麼?徐永明又為什麼要「誣陷」林佳龍呢?還有報導中所指稱交付300萬現金時,另有一位申請電視台執照的傳播業者在場,又是怎麼回事?真的和有線電視交易案有關嗎?這些都需要進一步釐清。

對年輕世代的惡質示範

300萬彷彿是個魔術數字,去年民進黨重量級立委陳明文也鬧了個300萬疑雲新聞。他在選舉期間於高鐵遺落了一卡皮箱,經高鐵人員拾獲清點發現內有300萬元現金。陳明文以借錢給兒子去菲律賓投資珍珠奶茶店,解釋何以違背現代社會習慣,辛苦帶著那一箱鈔票南北奔波,但效果顯然不理想,多數人仍對此事多所嘲諷。

同樣都是300萬,兩案情節不同,但同樣令人不解的是,政治人物為什麼都那麼有錢?可以多到不把錢當錢,多到300萬遺失都「忘了」也無所謂?多到只因為是「學長學弟關係」就可以說借就借?出事後錢到底是誰的,還推來推去,變成「無主」款項?如果再加上最近一連串民進黨近親繁殖、結合政商網絡壟斷利益的連環爆,難道不會讓許多人產生「原來搞政治這麼好賺」的聯想?

千萬不要小看這種「犬儒心態」,對整個國家社會所可能帶來的挫敗與幻滅感,乃至於對年輕世代價值錯亂的惡質示範。王爾德曾說:「什麼是犬儒?是知道一切事情有代價而不懂得任何事情有價值的人。」犬儒並非人們一時冒起的情緒,而是一套對事情漠然、保護自我、否定他人的複合態度;是人們努力追求過某些理想與價值之後面臨挫敗,繼而失望,或再受幾番折騰,最終對理想持懷疑、否定甚或絕望的想法。

當承擔國家希望的年輕人看到連太陽花世代,還有標榜清廉反貪的時代力量領導人,都在世俗利益的潮流下沉淪,他們到底是感受到司法制裁的恐懼?還是反而被從政後能快速進入利益巧門的誘惑所吸引?表面上看,似乎無分藍綠,天下政客一般黑,都是一丘之貉,但一旦這種兩邊各打五十大板、消極認命的心態成為社會定性,也將是無分藍綠,全民對新世代、新政治的期待隨之一起葬送!

正視當前的結構性弊端

和當年不同的是,過去的黨外人士為追求理念實現或抗爭威權,不惜以身家性命相搏,如今的民進黨早已世俗化,而且經過兩次執政,早已形成新的既得利益與權貴階層。矛盾的是,現在的政治近親繁殖既無當年的抗爭風險,卻還要享受當年黨外的正義光環,即使領導高層戒慎自制,但底下親信、閨蜜、親友、黨工等族群卻在不受監督而權勢資源誘人的環境中,肆意結黨營私,利用特權謀取暴利,看在許多薪水微薄且十幾年來毫無增加的年輕人眼裡,真是情何以堪,理更難平。

民進黨的結構性弊端,與家族政治現象和選舉花費巨大、迷戀行銷「大內宣」有關,黨工親信與圍繞政務官和民代身邊的助理層級,則假藉影響力大撈好處。民進黨全代會權力改組後被視為「完全領導」的蔡英文,以及黨內若干有識之士,有見於此,相信也是憂心痛心。

蔡英文總統曾對民進黨全黨訓誡「不要讓腐化的劇本成真」,她需要超前部署,進一步宣示「不要讓政治變賺錢好生意」,並責成從政黨員檢討、強化陽光法案,從嚴規範、執行利益迴避原則。

#事情 #政治 #理想 #犬儒 #徐永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