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再10年就退休了!」身為國內唯一研究野外黑熊的學者,20幾個碩士班學生中,卻無一攻讀博士,迄今仍不見「熊的傳人」。「這行真的很辛苦,但不是一般人認為跋山涉水的辛苦,而是面對體制、經費、無力感的辛苦。」

黃美秀說,她要求嚴格,研究主題艱難還要爬山涉水,投入門下的學生不會以此為苦,畢業後也大多從事與黑熊相關工作,不過,迄今仍無學生追隨她的腳步攻讀博士,接下棒子,其間原委,除了博士要讀6年,還得面臨許多現實困難。

黃美秀說,她鼓勵學生出國念博士,但要學生先想清楚,念博士就是以此為志業。為何仍無學生下定決心攻讀博士?黃美秀認為,經費是重要因素。「你知道台灣政府1年保育黑熊的預算有多少?從1989年《野生動物保育法》公告,30年平均下來,每年只有200萬!」

在美國研究熊,開車就能抵達擁有各種科技物品小木屋工作室,一個團隊有4、5個人,各司其職;在台灣則要在山裡餐風露宿走好幾天,簡陋工作室裡沒水沒電,養不起助理、請不起挑夫。在美國研究保育很熱門、熊類研究者受尊敬,政府裡更有研究部門,且管理依賴研究數據,這些組織、結構及制度,都是台灣所無。

目前研究台灣黑熊後繼無人,可見必須改善研究環境,才能吸引年輕人投入,若研究者可以不用這麼苦、經濟可獨立,才能永續保育黑熊。她呼籲,黑熊已是台灣的象徵,台灣保育也有長足進步,但若無持續研究來支持,形象或行銷都會變得空洞。

#保育黑熊 #黃美秀 #黑熊 #學生 #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