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政府推動國民法官制度,很多企業界人士表示,不太了解國民法官是作什麼的,政府需要多作說明,全國商業總會理事長賴正鎰更明白指出,被抽中國民法官,「假設可以拒絕,我就會拒絕。」

賴正鎰說,首先國民法官審的案件是10年刑期以上重案,他本身對司法不太了解,另外也不想為法官背書。再來他工作也太忙,萬一開庭拖個一、兩年,他也沒有太多時間參與,總之,他就是認為「國民法官制度難以落實」。

目前擔任矽谷Seraph投資集團合夥人、中華財金高階管理人協會理事長周宏雋也表示,自己對國民法官制度並不了解,政府應該多作說明和教育工作,如果抽中要當國民法官,若可以拒絕,他的興趣並不大,主要是因為工作難以配合,有時要參加跨國會議,到處跑來跑去或出國等。

同樣也是工作忙碌的資誠創新諮詢公司董事長劉鏡清,他指出,自己工作主要從事企業跨國供應鏈諮詢和顧問工作,最近碰上陸美貿易戰和疫情,業務量大增,如果被抽中當國民法官,他並不願意去當,主要是因為「忙不過來」,例如最近從早到晚時間都被排滿了,主要有個美國德州的企業案件,時差因素,必需在晚上處理。

老牌食用油企業福壽實業董事長洪堯昆則表示,國民法官目前看起來像是美國陪審團制度,但這個名詞聽起來又「怪怪的」,搞不清楚到底是在做什麼,陪審團制度美國人從小學校就有教導,大家都很了解,政府需要多向民眾說明國民法官制度。如果被抽中要當國民法官,洪堯昆指出,「規定要去就會去,如可以不去就不去。」

#忙不過來 #工作 #企業 #跨國 #國民法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