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四(8月13日),美國、以色列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共同宣布以色列將與阿聯關係正常化,同時暫緩兼併約旦河西岸占領區。以阿雙方將於11月美國大選前,到華府簽訂建交公報,為美國總統川普的外交加分。

對以色列而言,這是個重大的外交勝利。因為在這之前,中東除埃及與約旦之外,沒有其他阿拉伯國家與之建交。因為巴勒斯坦問題卡在中間,阿拉伯國家為表示與巴勒斯坦同一陣線,在巴勒斯坦問題未解決之前,不可能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而今納坦雅胡能繞過巴勒斯坦與阿聯建交,阿聯國家雖然不大,但已足以成為繞過巴勒斯坦的外交先例。以後循此模式與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國家將更沒心理障礙,巴勒斯坦也將愈來愈孤立。

以色列為什麼可以有這樣的外交成功?用兼併約旦河西岸為籌碼自然是一個戰術,兼併西岸是以色列右派的夢,所以納坦雅胡只敢說暫緩兼併,而不敢說放棄兼併,深怕得罪了保守派。但他心中也明白,真要兼併了西岸,等於打開了中東潘朵拉的盒子,以後將永無寧日,所以也不敢真的兼併。現在與阿聯達成協議,正好找到台階下。阿聯方面,因為對抗伊朗的網路戰爭需要以色列,對抗新冠疫情也需要以色列,所以也以西岸問題為理由,表示與以色列建交是為阿拉伯世界拆除西岸占領區炸彈的引線,為的還是中東和平。

以色列為什麼可拿兼併占領區作為籌碼?因為川普的中東政策藍圖中是同意以色列兼併西岸占領區的,也就是川普先同意以色列兼併西岸占領區,再調停以色列要她同意暫緩兼併,然後以此為籌碼換到阿聯同意建交。這是川普最得意的外交權謀。

可是以色列的外交突破僅靠權謀一途嗎?當然不是。中東的局勢在變,新一代的想法與上一代已迥然不同,年輕一輩似乎並不那麼關心巴勒斯坦是否復國的老問題。

川普承認以色列首都是耶路撒冷、承認被以色列占領的敘利亞領土戈蘭高地是以色列的、同意以色列兼併西岸占領區,這在以前都是政治禁忌,被川普以承認事實為理由一一顛覆,但卻沒有在中東掀起軒然大波。這後面所透露出來中東的改變,還不清楚嗎?

於是以色列找到她的外交利基。她在外交打出「TTP」(恐怖主義、科技創新、經濟和平),聯合阿拉伯人共同對付波斯人,讓她和許多阿拉伯國家都建立了長期的關係,反倒是巴勒斯坦被描述成僵化沒有彈性的和平障礙,這當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過去巴勒斯坦的外交是強調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要有真的和平,不能繞過巴勒斯坦,現在繞過了。當初兩德沒統一前,西德也強調西方要與蘇聯集團建立關係,不能繞過兩德問題,結果也被繞過了,這才逼得西德趕緊改變政策,開始自己跟東德和解。巴勒斯坦能從這個變化中領悟出什麼新的做法嗎?

沙烏地這個大哥這次讓阿聯走在她前面,當是想先看國際社會的反應,然後再決定要不要跟上。如果川普的中東政策能夠延續,如果伊朗的威脅持續升高,沙烏地順勢往以色列靠近的機會就很大。當美、以、沙3國的關係愈來愈緊密,伊朗也會與俄國、土耳其愈走愈近,這時兩個三角會帶出什麼樣的中東,就很值得我們關注了。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巴勒斯坦 #色列 #川普 #占領區 #阿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