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某座小廟。

「古早……咳,以前呀沒有電視機的時候,爺爺奶奶會帶孫子來到廟裡看著畫對孫子說故事,基本上都是三國演義,水滸傳耳熟能詳的故事,教育意義極大。妳看那邊那個是戰宛城。」

「什麼?沒聽過?」

古蹟導覽小王子

「話說曹操……然後典韋手無寸鐵只好隨手抓著小孩揮舞……最後掛了。」

「哈哈……騙人。」

「真的啦,是三國演義的故事呢。」

「那……那個呢?」

「忠孝廉節之楊震辭金四知堂。」

「那個呢?」

「孔宣兵阻金雞嶺。」

「你怎麼都知道?」

「那當然,小弟當年號稱古蹟導覽小王子。」

「為什麼是小王子?」

「因為你是小公主啊。」

兩人對視片刻,開懷大笑。

想學閩南話嗎

金門某個小麵攤。「頭家,來兩碗蚵仔麵線,卡大碗欸。」「賀!」

她皺著眉頭,一頭霧水。「你們在說啥?」

「哈哈,閩南話,想學嗎?」

「好啊!勞駕您慢慢教我,不過這生蠔怎那麼小?」她夾起一顆石蚵問著。

「金門的蚵是長在石頭上面,比較小且顏色也比較暗淡,味道有點苦但會回甘,

這邊都叫石蚵,台灣本島都是吊著養殖比較多,個頭較大,品種不同養殖方式也不同,長大後有大有小,味道各有千秋!」

「原來如此!」她眼睛笑得跟月牙彎彎一樣可人。

水頭聚落,金門洋樓與古厝建築群樣貌最豐富的村子,金門俗諺說:「有水頭厝,山仔兜富。」山仔兜是珠山聚落薛姓,金門以姓氏聚落為主,在金門基本上問他哪裡人,就大概知道他的姓氏,比如珠山薛姓,瓊林蔡姓,古崗董姓,水頭黃姓等。

「這位有故事的女同學,這裡是這幾晚你要住的地方,是古厝改建的民宿,建築形式是一落四櫸頭呢,十分古色古香。」

「一落四櫸頭?」她歪著頭看著我。

「不明白?沒關係,反正就是很有特色,然後這個是門檻走的時候呢,要跨過去,這個象徵主人的面子,有句台灣俗語叫侵門踏戶,踩門檻入內是很不禮貌的行為,災某。」

「賀!挖災。」她開心的說著剛學不久的閩南話。

「不錯欸,現學現賣。」

送她進房後,轉身離開,正發動機車準備離開時,後面傳來一聲叫喚。

一轉頭,見她從門邊探頭出來字正腔圓地說:「導遊大人,辛苦您了,麼麼噠。」說完便關上門回去了。

麼麼噠?啥意思?

熬夜學唱望春風

熬夜學唱望春風

是夜,月明星稀但無有烏鵲南飛,只有我正萌芽的意惹情牽。

倒數第二天,我帶她來太武山的觀兵處看日落,金門土質關係特別適合種植高粱,橘紅色的夕陽灑在山下一片片的高粱田,與遠方的海平面交織令人心醉的夕照,原本離我有點距離的她,突然湊了過來。

由小漸大聲音緩緩唱著:「獨夜無伴守燈下,春風對面吹……」

雖然閩南語說得很怪,歌不成調,但我知道這是《望春風》。她?

聽著聽著我笑了出來。

「哼,我昨晚熬夜學了很久,還笑話我。」她惱怒的往旁移了一步。

我徐步靠近她,看著她的眼睛,突然想起那首漢化的民謠。輕聲唱:「小黃鸝鳥兒阿……」這是首蒙古民謠,她來自草原。

夕陽西下,兩個人兒,肩併著肩徐步下山,不發一語。

多年後,時常懷念那時單純的自己,簡單的情感,以及那段不想走完的下山路。

翌日,水頭碼頭。

「這個貢糖、牛肉乾還有高粱酒,帶回去分享給同學,給妳的胃留個念想。」我將準備好的伴手禮一股腦兒塞在她手中。

她愣著看著我,隨即笑了。

要入關檢查前,她一直看著我,空氣突然有點凝固。

「你……,沒有什麼要對我說的嗎?」她那雙大眼睛期盼的看著我。

「哈哈,一路順風,歡迎常來玩。」我不知所措的擠出這兩句。

「傻麅子!」她皺著眉頭罵了句,放下手上的行李,走向我,張開雙臂擁著我,我愣了一下,輕輕的反手環著她。

她踮起腳尖,在我耳邊輕聲說道︰「我不知道往後甚至餘生,但此刻我挺喜歡你的,如果你也是如此,我在海的另一邊等你。」

隨後她轉身,拿著行李入關,正當她要消逝在轉角時,「等我!」看著她的背影,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如此聲嘶力竭。

不顧一切的愛情

「我等你。」她愣了一下,轉過頭的瞬間是我此生看過最美的風景。

過沒多久,我捧著一顆心,去追尋那不顧一切,不知往後的愛情。

最後,她走進自己的人生,我漂泊在我未知的旅程。

#聚落 #水頭 #故事 #望春風 #金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