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節小指頭與五百萬美金

1997年4月14日清晨七點半,就讀醒吾高中二年級的白曉燕如常上學,卻出門不久即被兩個歹徒擄上一輛廂型車…。她被載往五股一隱密處所,以拍立得相機拍了三張裸照並剁下左手小指頭,要她寫一張字條給白冰冰:

--「媽媽:我被綁架了,現在很痛苦,妳一定要救我,也要五百萬美金,不可以連號,要就 (舊)鈔票,不可以報警,要不然性命休矣。xxxxxxx等候連絡白曉燕。」--

綁架者把那張字條,三張裸照,一截尾指,以及從白曉燕書包取得的醫院掛號證,放入淺綠色塑膠袋,帶到桃園縣龜山鄉「長庚高爾夫球場」入口旁的墳墓藏放;其後打電話到白家找白冰冰,但她不在。晚上八點四十二分再打,白冰冰仍未回家,是她哥哥白炎坤接的電話,遂囑咐他去「長庚高爾夫球場」邊的墳墓「找物件」。那天是星期一,白炎坤及父母也正焦慮著白曉燕為何那麼晚還沒回家;接到那通電話更覺詭異,連絡到白冰冰後一起去墓地找到淺綠色塑膠袋。

白冰冰不顧白曉燕字條裡囑咐的「不可以報警」,立即打電話給相熟的刑事警察局局長楊子敬…;等白冰冰回到林口,家門前已有一堆記者,電視轉播車也陸續來了。陳進興派人潛伏其中,看那陣仗即知白冰冰已報警。其後幾天,白家雖曾多次去電留言,說明付款時間與地點,但陳進興等人不敢前往取款。

4月25日,警方已鎖定陳進興、林春生,並於晚上七點多先赴三重天台廣場附近的陳家準備拘捕,但陳妻張素真及時示警,讓正要走進家門的陳進興轉身逃跑。警方連夜圍捕失敗,4月26日凌晨兩點召開記者會,正式發布白曉燕綁架案消息並公布陳進興、林春生照片,懸賞二千萬…。

──那時,陳進興等人已逃往五股鄉西雲路287號,放火燒掉藏匿(殺害)白曉燕的現場。警方獲報抵達查看,他們早又逃之夭夭。

同日清晨七點,白冰冰在家召開記者會,痛斥國內治安敗壞,哭求綁匪放了白曉燕。這一公一私兩場記者會,通過多家電視新聞轉播,白曉燕綁架案終於舉國皆知。──但是,白曉燕那時已不在人間。

過了兩天,4月28日黃昏,有人在新莊的大排水溝「中港大排」發現一具女屍,警方獲報,通知檢察官與葬儀社抵達現場。葬儀人員撈起女屍,發現頸部、雙手、雙腳都綁兩個大鐵鎚頭,顯然企圖讓屍體沉埋溝底。那天是農曆3月22,次日即是媽祖誕辰,也許是媽祖靈力幫助腫脹的女屍浮上水面;葬儀人員翻檢左手時發現少了一截小指,警方人員據此確認死者是白曉燕。檢察官要葬儀社載女屍去板橋殯儀館,刑事局也派著名法醫楊日松前去驗屍,並通知白冰冰到場。

楊日松進行解剖手術後,發現白曉燕已遇害八至十天:肝臟破裂,腹腔出血,身上多處皮下瘀血,研判生前遭受嚴重凌辱毆打,內臟破裂致死…。

街頭連續劇與《菅芒花的春天》八點檔交錯而行

然而,4月28日發現女屍後,陳進興等人仍如人間蒸發,即使調查局也加入偵查,還是不知所蹤。而輿論痛責,民心沸騰,民眾先後動員三次抗議遊行。一是性質大異以往的「五四大遊行」,據估5萬人高舉「五O四悼曉燕,為台灣而走」布條,邊走邊喊「總統認錯,撤換閣揆」;內政部長林豐正、政務委員馬英九遂於5月8日請辭。二是5月18日,據估也是5萬民眾,強調「用腳愛台灣」,再度高喊「總統認錯,撤換內閣」。總統李登輝雖曾於5月1日赴白宅慰問,卻沒再出面認錯,閣揆連戰也依然穩居高位。三是5月24日,數千民眾夜宿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高呼「陪台灣到天亮」…。

天亮之後,劇情急轉,調查局北市調查站約談陳進興之妻張素真與妻舅張志輝,指控他們也涉及白曉燕案,隨即被檢察官收押禁見。陳進興與高天民從新聞得知後,5月28日寫信給板橋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施良波、張振興,強調白案是他們和林春生所為,並無他人參與,請檢察官不要冤枉張素真與張志輝。

但張素真、張志輝並未因此獲釋;陳進興等人變本加厲犯案報復。5月24日,綁架台北縣議員蔡明堂,取得500萬贖款,買了一輛凱迪拉克,強制一小姐在鬧區租屋合住…。民視趁著新聞高潮,6月11日推出白冰冰前半生奮鬥故事的八點檔《菅芒花的春天》,台灣民眾跟著陳進興等人的流竄與電視裡白冰冰童年的眼淚,不知戲碼何時結束。原本播放半小時的八點檔,甚至應觀眾要求於8月4日起改為播放一小時。

8月8日,陳進興等人在北投富貴街綁架富商陳朝陽,勒贖3000萬,經過討價還價,拿到贖款400萬。陳朝陽獲釋後向警方報案,警政署長姚高橋不得不於8月15日請辭。8月19日的 「五常街槍擊案」更為聳動,在街巷攻堅追捕中,警員曹立民中彈殉職,高天民快速逃逸,林春生則後退無路,自擊六槍斃命;陳進興仍然神隱…。

9月2日,《菅芒花的春天》播滿60集;警方雖曾到多處山區搜尋,仍不知陳進興、高天民藏身何處。10月23日下午,陳進興、高天民進入羅斯福路1段20號4樓方保芳整形診所,高天民要求方醫師替他整容;包括雙眼皮變單,雙頰墊高,上下脣縫薄。然而手術結束後方氏夫婦遭槍殺滅口,陳進興並姦殺護士鄭文瑜。10月30日,警方從DNA檢測結果才確定三屍命案是他倆所為,但仍不知他們下落。

然而,高天民整容似不成功,11月17日去北投石牌路買春時,竟被眼尖的民眾識破報案,隨即在警方圍捕中自斃身亡。

那時,白冰冰主演的電影《寂寞芳心俱樂部》在捷克「斯洛伐克影展」獲得最佳女主角獎,導演易智言在國外得知消息,想向白冰冰祝賀卻連絡不上,託他母親代為連絡。白冰冰接到易媽媽的祝賀電話,感嘆的說:「要是早半年得獎就好了,就不會讓白曉燕說我毫無成就!…」言下之意,白曉燕對媽媽的演藝成就,似乎並不引以為榮。

挾持武官之夜,創下台灣 電視史先例

高天民在石牌路自盡後,陳進興決定孤注一擲。石牌路尾端銜接行義路一號福德廟,他騎著偷來的機車,上了兩個大轉彎的行義路,尋找挾持目標。這次不是為了勒贖金錢,而是要救仍被收押的妻子和小舅子;要在死前向世人宣洩滿肚子的怨怒。

11月18日傍晚,陳進興挾持卓懋祺一家後,首先打電話到北投分局,表明自己是陳進興,正在行義路半山腰,綁架了五個外國人;「看你們要怎麼辦?」對方可能以為這挑釁電話是假借陳進興名唬弄報案,斷然掛斷電話。這時卓家門鈴響了,陳進興去冰箱拿了二大瓶礦泉水,熄了所有電燈,屋內一片黑,氣氛緊張而詭異。按門鈴的是安妮約的地毯銷售員,以為她不在家,遂改打手機,安妮以英文告以全家被挾持。機警的銷售員立刻向另一客戶巴天豪轉告挾持之事;巴也是南非使館人員,來台四年,會說點華語。巴隨即打卓家電話,陳進興接話後囑咐巴轉告警方挾持之事為真,並要他聯絡CNN等國內外媒體報導。巴要求與卓武官說話,卓以英文向巴說,陳有達姆彈,要警方務必小心。隨後即是源源不絕的媒體採訪。《The China Post》記者包杰生是美國人,也能說流利華語,陳進興對他滔滔不絕,抱怨警方胡亂辦案,強調白曉燕案是他和高天民、林春生三人所為,警方不該刑求其妻張素真及他妻舅張志輝…。法新社記者布萊恩來電則說,同教會的會友得知消息後,都在為卓家及陳進興禱告。卓懋祺於是也率全家頌唱詩篇23: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

他使我躺臥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走義路。………」──

他們的祈禱也許尚未結束,我已在客廳電視新聞看到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的跑馬燈。啊,那不是在我家附近的巷子嗎?我立刻打電話告知吾兒。那時他在某日報跑國會新聞,陳進興這種社會新聞本不歸他跑,但採訪主任一聽在他家附近,立刻要他載著攝影記者趕回家。急駛途中,他還轉告以前服務的《新新聞》同事。如此輾轉相告,等他穿越行義路的車流回到家,已有近10個同業先後而至。

他們回到行義路140巷停好車,要去154巷看究竟,140巷和146巷尾已停滿電視轉播車;154巷20至24號對面門前站了一排裝備齊全的特勤警察,且樓頂也擠滿了新聞同業;24號住戶聽說是阿拉伯人,車庫已被警方徵用為指揮中心。

吾兒家是七樓大廈,樓頂與卓懋祺那排五樓的邊間成對角,中間隔一塊三百多坪菜園。他帶同業回到家,先上七樓頂,可拍到那排持槍的特勤警察。當時吾媳生產,仍與吾孫住月子中心,吾兒家於是成了新聞同業來來去去的發稿站;累了就喝點茶水,躺下來休息休息,看看第四台新聞有什麼進展。吾兒那時少開伙,除了茶葉、開水無限量供應,冰箱沒什麼庫存,同業餓了就去巷口雜貨店或154巷口「萊爾富」買泡麵或麵包、餅乾、茶葉蛋;也順便晃到20號附近,看看警方動員的新狀態。──後來「萊爾富」的人說,那個晚上做了十萬元生意,能吃的都被搬光了;早知道有陳進興事件就該多進一些貨,做的就不止十萬元生意。

我家在140巷尾,旁邊那棟14層大廈的3樓有個十多坪的橢圓形陽台。快八點時,我在我家陽台探頭看那些轉播車,看到斜對面3樓橢圓形陽台也站了幾個警察,突然砰砰幾聲,紅光閃閃,射向14層大廈對面的五層樓別墅。──後來我知道,從那個位置可以射到卓懋祺家的後院。但陳進興是在三樓屋子裡,射到後院哪有什麼用?──卓懋祺在其回憶錄裡也抱怨說,當時屋裡一片黑,警方完全不了解狀況,怎能胡亂開槍?而且這讓陳進興更為緊張,八點四十分發現樓下似有人影,立刻對外開了第一槍。

八點五十分,台北市刑警大隊長侯友宜到達,下令所有員警停止射擊,並打卓家電話和陳進興對話近一小時。陳仍痛罵司法不公,妻子和妻舅受冤枉,侯則答應絕不讓特勤人員攻堅…。九點五十分結束通話後,陳進興恍惚看到一樓人影晃動,又對外連開兩槍;卻因盛怒緊張,黑暗中射偏方向,擊中卓懋祺左膝蓋和梅蘭妮的腰、背。侯友宜再與陳通話溝通,獲允進去揹出兩名傷者,送往榮總急診。法新社記者布萊恩再來電,勸陳進興投降,陳說,絕不投降,也不準備活著離開;「只想痛哭一場,但已沒有眼淚好流了!…」

9點55分,陳進興接受《聯合報》記者張宗智專訪兩小時。凌晨12點25分,接受台視戴忠仁專訪兩小時。然後,TVBS李四端,中視王育誠,民視廖筱君,東森莊玉珍,超視周慧婷…,直至清晨五點多。一個綁架殺人犯,一個晚上連續五個多小時在電話裡接受六家電視直播採訪,創下台灣電視史先例。

另外還有兩件特別的事。一是警方從看守所押出張素真,讓她帶著麵包、隨身聽等物,於11月19日上午10點40分,由謝長廷律師陪同進入卓家見陳進興。張素真對陳、謝說,警方對她的刑求包括踢下體,裸身坐冰塊,坐針椅,電擊,要她承認是白曉燕案共犯…。二是到了那天黃昏,警方同意張素真要求,讓離別七個多月的夫妻倆「單獨相處」兩小時,終於軟化了陳進興。

晚上7點58分,陳進興釋放最後一名人質安妮,交出最後一把槍,讓侯友宜扣上手銬,由張素真陪同走出卓懋祺武官官邸,步入警車離去;一齣歷經七個月又五天的連續劇,至此告一段落…。

註:陳進興經最高法院判處三個死刑確定,遺言捐贈器官;1999年10月6日槍決後,送至林口長庚,取出眼角膜及五臟;終年41歲。其兩子經善心人士協助收養,2003年離台赴美定居。(完)

#陳進興 #高天民 #警方 #綁架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