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大選延長賽落幕,陳其邁囊括70%選票當選高雄市長,民進黨獲得完勝,此時應該是結束選舉思維,打開治國模式,為國家療傷止痛的時機。尤其未來兩年沒有選舉,又是決定蔡英文總統歷史地位的關鍵期,蔡總統有必要修正治國策略,而她勝選之夜強調的「包容和團結」,應是適當切入點。

她的勝選演說意有所指,她說「台灣人民最驕傲的事情,就是總能在選舉結束之後,握手言和、彼此鼓勵包容,共同為國家,不分黨派團結合作。」她顯已察覺這場選戰對台灣造成的傷害,並勾勒出國家應該走的方向。我們真心期待,這不只是一篇文青式華麗詞藻堆砌的演說,更是行動的宣示與開始。

但非常遺憾,高雄市長罷免與補選勝選後,勝者對敗者的追殺與嘲諷,未曾稍減。勝利者繼續濫用權力謀取私利,立法院亦未改變「輾壓」在野黨的議事策略,綠營對韓國瑜與「韓粉」的攻訐與嘲諷並未收斂,朝野的隔閡與敵意繼續擴大。愈來愈集權的行政部門、愈來愈敵視輕蔑對手的宣傳,讓台灣社會長期引以為傲的多元主義和民主精神,遭到嚴重侵蝕。

執政黨要與在野黨溝通

從蔣經國時代開始,當國家面對朝野對抗、社會出現裂痕時,執政者無不努力和社會意見領袖溝通,希望以對話和溝通化解分歧。蔣經國時代就指定黨內高層專責與黨外溝通,甫過世的李登輝前總統於1996年推動修憲,也曾多次和當時民進黨主席許信良會面,促成修憲順利完成。許信良也承認,當時兩人若未見面,修憲必將破局,可見朝野溝通的重要。

陳水扁上任之初,曾邀請選戰對手、國民黨主席連戰入府進行正式朝野對話,只是功敗垂成,反而激化朝野對立。但後來仍然有扁宋會、扁馬會,可見陳水扁起碼有透過朝野溝通,化解政治與社會衝突的意願。

馬英九前總統是一個「我執」的人,2014年前選舉未嘗過敗績,第一任威望如日中天,但仍向在野黨拋出橄欖枝,分配重要職務給綠營人士;2012年甫連任,沒有選舉包袱情況下,也曾邀請在野黨領袖蔡英文和宋楚瑜進行高峰會,只是最後遭婉拒。太陽花學運之後,馬針對核四議題曾邀請民進黨時任黨主席的蘇貞昌會談,雙方當時炮火猛烈、並未達成共識,不過卻能完整呈現朝野雙方的立場,有助民主對話。

李、陳、馬願意接觸在野黨,積極任事以化解社會對立,對照蔡英文總統多次在文稿裡呼籲團結、對話,卻罕見對在野黨、少數意見的尊重與包容。2017年時任行政院長賴清德還曾經與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會面,卻未見到蔡總統有積極意願和在野黨共商國是、化解朝野衝突的企圖,是不是很諷刺?

長期不遺餘力批評國民黨的《自由時報》,最近多次倡議國民黨應扮演正常反對黨的角色,總編輯鄒景雯在〈戰略性不反對〉專欄中,主張國民黨應該在台灣政治發揮監督、制衡、鞭策、防腐的正面力量。只是在一個多數不尊重少數、執政黨不與在野黨溝通的環境中,如何期待反對黨扮演「正常反對黨」角色,國民黨又如何發揮「監督、制衡、鞭策、防腐的正面力量」?

總統有責扮演團結角色

身為執政黨更有責任承擔建立共識、搭建多數與少數聲音的對話橋梁,而不是放任社會衝突,坐享其利。蔡總統已進入第二個任期,再無選舉包袱,對諸多政治議題應當有更超然的立場,可以從社會大局來思考,否則將難以度過艱難的國際與兩岸局勢。

總統若能會見在野黨領袖並達成共識,當然有利於國家團結,但朝野對話前需要經過慎密規畫,並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否則萬一會談失敗,國家分裂反而會更嚴重。另一個方式是與藍營支持者對話,尤其要與「韓粉」對話,可以選擇適當議題,透過適當方式,表達執政黨的同理心,也將有助於減輕社會對立。

高雄市長補選結束,韓國瑜已徹底失敗,但韓粉不會消失,反而可能因挫折感而更激進,這不是國家之福。台灣選舉採「贏者通吃制」,不利社會整合,社群媒體又強化「同溫層現象」,因而造成嚴重的社會分裂。身為總統,更有責任扮演國家「溝通者」與「團結者」的角色。

#總統 #化解 #溝通 #國家 #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