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部預告修改《電源不足時期限制用電辦法》,新增若遇政治、經濟等不可抗力因素,可以緊急限電,引發外界諸多質疑甚至驚懼,不但懷疑所謂「不可抗力因素」是政治算計,更擔心是否因兩岸緊張升級而須預作限電準備。不過,探本窮源,蔡政府與其「高瞻遠矚」預作限電準備,不如在供電結構上避免「自我弱化」。

經濟部日前公告在「限電辦法」中新增第4條之1,規定因政治、經濟、戰爭、天災或其他重大因素,致國內電力供應預期發生嚴重不足時,中央主管機關為確保相關必要設施運作之需要,得啟動緊急限電管制措施。此一修法引發質疑,認為增訂政治因素可以直接限電,便宜行事的背後有許多算計。而近期兩岸緊張氣氛上升,外界看到「戰爭限電」當然也會有所聯想。

能源政策導致的結果

經濟部的說法是,原先辦法只針對一般短期性的供電不足設想,且已10多年未修改,因此才要增加其他因素,而新增條文提到的政治、經濟、戰爭、天災,都是常見的因素,外界既有疑慮就在「政治經濟」前加入「國際」兩個字,表示是指能源因國際因素沒辦法進口到台灣,是外生變數,不是台灣內生問題發生的限電。至於對兩岸緊張的聯想也是巧合,因為修法是年初就開始。

不過,有意無意之間,經濟部的修法其實已暴露一定程度的「心證」,甚至是擺明了對未來限電的憂慮。經濟部官員所說的「能源無法進口台灣」的情況,短期雖然有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大部分情況下,是地緣政治因素引起,只要中東情勢不穩、或如南海爆發戰爭,油氣的運輸一定受影響,所謂「國際政治」因素影響大半在此。

至於導致必須限電的直接原因,根據經濟部的說法,主要是「天然氣進口中斷」時,得實施緊急管制措施,以減少對於民生與產業之影響。這點就牽涉到蔡政府能源政策的錯誤,依照其規畫,2025年全面廢核後,台灣的供電比例是:2成綠電、3成煤電、5成氣電。

台灣的天然氣全部靠進口,當全台發電有一半要來自天然氣時,代表的就是要進口更多天然氣。雖然核電、煤電也是靠進口,但與天然氣不同的地方是:進口1次核電的燃料棒,可支撐1年,燃煤的安全存量在2個月左右,天然氣則只有區區的5到7天,理想中的兩周或更長,以國內新建天然氣接收站難產的情況看,不必太期待。

這代表的是:當蔡政府能源政策的目標達到時,台灣一半供電靠天然氣,但安全期只有1周,別說兩岸出問題,國際地緣政治上有風吹草動、甚至「天候海象不佳」導致載運液化天然氣的船無法進港,天然氣存量都要拉警報導致限電。屆時也沒有安全存量1年的核電可當基載,安全存量較高又穩定的煤電也降到3成,整體所言,台灣供電系統的穩定性大幅降低─從這個觀點看,經濟部現在就修改「限電辦法」、納入「國際政治、戰爭」等因素,倒是「高瞻遠矚、洞悉先機」,只是這個限電風險提高,卻是蔡政府能源政策導致的結果。

全面廢核是自取滅亡

5年前馬政府執政時,在太陽花學運衝擊加上林義雄絕食的壓力下,宣布核四封存,當時其實尚未有全面廢核的決定,但《華爾街日報》已經以「台灣選擇脆弱」為題,指出台灣是亞洲唯一打算全面廢核的國家,現實上台灣的能源發展上選項少,廢核只會讓台灣更仰賴進口能源,因此更易遭大陸脅迫,等於「走上一條讓台灣更脆弱的道路」。如果看到今日台灣的能源政策已實際執行廢核,同時要把天然氣發電增為一半,也許會被認為簡直是「自取滅亡」、而不僅是「選擇脆弱」而已了。

蔡政府與其「超前部署」把「限電辦法」修得更周全,不如在供電結構上作修正,讓台灣更不容易因地緣政治因素而必須限電,如果不堅持廢核,台灣保有2成核電、3到4成煤電、加上2成綠電,這樣可以有7到8成供電較不容易受地緣政治因素影響。蔡政府在供電上「選擇脆弱」,在兩岸關係上選擇對抗,這些都是把台灣往限電深淵推的力量,不修正、不檢討,限電大概就很難避免,難道這就是蔡政府追求的能源政策、國家安全嗎?

#因素 #政治 #供電 #能源 #限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