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撫松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喬晗展示商家販賣的「水參」,一袋40元人民幣,普通民眾也吃得起。(記者藍孝威攝)
撫松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喬晗展示商家販賣的「水參」,一袋40元人民幣,普通民眾也吃得起。(記者藍孝威攝)
高價一點的野山參,有的1公斤可賣到13000元人民幣,具有高度的經濟價值。(記者藍孝威攝)
高價一點的野山參,有的1公斤可賣到13000元人民幣,具有高度的經濟價值。(記者藍孝威攝)
吉林省撫松縣萬良鎮素有「人參小鎮」之稱。(記者藍孝威攝)
吉林省撫松縣萬良鎮素有「人參小鎮」之稱。(記者藍孝威攝)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秉持著老祖宗的智慧,背靠盛產人參的長白山脈,吉林省撫松縣萬良鎮的長白山人參市場,不僅是全大陸、也是亞洲最大的人參交易集散地,預計今年的人參產業產值可達到550億元(人民幣,下同),年出口額達到25億美元。未來,吉林省人參產值可望突破1200億元。

撫松縣萬良素有「人參小鎮」之稱,當地的長白山人參市場占地面積7500平方公尺,始建於1989年,擴建於1992年,於2005年進行異地擴建,產品銷往長春、瀋陽、上海、廣州等全大陸30多個省、市和地區,多種產品銷至香港、澳門、澳門、新加坡、日本、澳洲等國家和地區,就連北京人民大會堂的吉林廳的「鎮廳之寶」長白山人參,就是產自撫松縣。

單日客流量 超全鎮人口

長白山人參市場以人參為主的產品有200多種,包括:野山參、水參、白參、紅參,以及工藝參等。市場全年無休,鮮參年交易額近60億元,年客流量達500萬人次,解決就業達5萬人,對推動區域經濟發展發揮了重大作用。

撫松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喬晗表示,2019年,在萬良長白山人參交易市場,水參交易總量約8000萬斤,交易高峰日銷量在100萬斤以上;在十一假期間,最大交易量可達300萬斤,「透過大數據調查,萬良這個彈丸之地,最多一天進入人參市場的人次達7萬2740人次,萬良鎮全鎮人口也才3萬人左右。」

萬良在人參栽培至今已有450年的歷史。在古代,人參作為皇家特供的珍貴藥材,需要持證入山才能進行種植及開採。大陸改革開放後,萬良全鎮都投入到人參行業中,喬晗表示,「目前約有9成的萬良人從事人參工作,可以說,萬良人的生活離不開人參。」

「水參交易來自吉林、遼寧、黑龍江整個東三省。」喬晗表示,「隨著網紅經濟、直播帶貨興起,價格便宜的水參直接上了一般民眾家裡的餐桌,最常見的就是煲雞湯。另外,就是成為中藥的原材料,也可以從中萃取活性成分,應用在化妝品加工業。國際企業P&G寶潔就是在本地採購人參原材料。」

新冠搗亂 拚線上市場

「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關係,親自到人參市場挑貨的商人減少,衝擊商家銷售業績。」喬晗表示,還好電商興起,各省市買家可直接透過網路下單,多少彌補賣家的損失。由於電子商務快速發展,淘寶、京東、抖音、快手等電商從業人員達1000多人,線上交易額突破2億元。

目前,萬良鎮現有上規模、有註冊商標的人參產品科研、加工、包裝、銷售企業96家,其中,省級龍頭企業4家、市級龍頭企業5家、縣級龍頭企業5家。人參產品的專賣店則有500多家。

「這些企業除販售人參成品外,東北的高粱、玉米釀成酒後,用來浸泡人參成為人參酒;長白山盛產椴樹蜜,添加人參後,在市場頗受歡迎。」喬晗表示,人參還可萃取出「人參肽」,具有增加白細胞數量、提高人體免疫力、促進新陳代謝、抗氧化、提氣等作用,「今年疫情期間,向武漢捐贈數百萬元相關產品。」

根據2019年吉林省政府公布的《關於推進人參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意見》目標任務,2020年,參業產值力爭突破800億元,統籌利用採伐跡地種參、林下參、非林地種參三種模式,實現可持續發展。

到2025年,參業產值力爭實現1200億元,人參標準化種植面積占比80%以上,「長白山人參」品牌產品產值達到600億元以上,占比超過40%。

#企業 #萬良 #長白山 #人次 #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