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嚴重,加速企業數位轉型,連帶影響是美國大型科技公司變得更為強大。美國國會最近要求四大科技公司(亞馬遜、蘋果、谷歌、臉書)在國會參與聽證會,探討他們是否有憑藉規模優勢、從事不公平競爭行為。

上世紀80年代,美國政府成功以法律手段強迫AT&T分拆成數個公司,本世紀初也曾對微軟進行類似起訴,但最終達成和解。「尖牙股」勢力膨脹是不爭的事實,然而這次美國政府恐怕不容易達成目的,因為中美正在進行前所未有的科技大戰,企業辯解適度保持美國公司的強大有其必要性,才能應付來自中國的競爭威脅。川普甚至強迫TikTok出售給微軟,以壯大美國企業實力並「去中國化」。

其實不僅美國如此,中國大陸互聯網巨頭亦不斷快速成長。騰訊及阿里巴巴近期均提出巨額投資計畫發展以AI、5G為主的「新基建」,同時也積極分拆子公司上市,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將在中港兩地同步上市,有望成為A股新股王,京東也分拆醫療部門上市,快速集團化。換言之,這些科技巨頭不但變得更有實力,而且還形成一個生態系。

台灣情況類似,傳統產業暗自垂淚,但科技股卻不斷創新高,大型企業展開積極併購,進行產業整合。最近和碩以高價併購子公司KY鎧勝,並計畫將其私有化下市,其實有其重大意義,並非只是單純股權重組或財務操作,牽涉到全球供應鏈重組的戰略考量。

中美脫鉤後,全球供應鏈重新洗牌。蘋果在中國大陸扶植立訊,打造紅色供應鏈針對中國客戶。未來台商必須往東南亞和印度移動,甚至前進美國,但大部分台商過去只有大陸布局,國際化能力不足,因此只能搭配產業龍頭。以鎧勝為例,如果仍保持獨立上市型式,考慮到小股東和其他客戶看法,不一定能在這個關鍵時刻配合母公司要求,快速前進印度或其它市場。

台灣電子業傳統產業結構是垂直分工,以零組件製造為導向。但在未來勢必會面臨挑戰,因為大陸紅色供應鏈崛起,而全球資通訊產業也形成大者恆大趨勢。事實上,台灣電子大廠近年已逐漸成為投資公司,在替蘋果代工的好日子結束後,每家都在重新布局5G、物聯網、醫療、電動車等新領域,改走服務應用導向。但自己做太慢,唯有透過併購才能加速跨界,這是近期有很多電子業併購案的原因。

中國大陸的情形和美國不同,集團已經拆分,彼此性質不同,不像手機零組件,如阿里是電商,螞蟻金服是金流,菜鳥是物流,盒馬鮮生為新零售,阿里健康則是醫療;再以平安保險集團為例:有平安健康醫療、眾安(網路保險),現在又分拆陸金所(P2P貸款平台)。從某個角度來說,中國大陸的互聯網生態系比美國更先進,而且沒有被太多法規限制綁死,日本網銀也是類似架構。

台灣最大的危機,是缺乏市場,因此無法形成類似阿里/騰訊或亞馬遜/臉書的平台,星、馬平台如Grab、Go-Jek已整合東南亞市場,印度信實集團也成一方之霸,外商紛紛投靠。台灣在B2C沒有機會,但在B2B仍大有可為,現在全球供應鏈重組,中美脫鉤、中國世界工廠不再是唯一,台灣應該從B2B工業互聯網著手,打造台灣為「全球智慧供應鏈中心」,成為世界製造的大腦。

中國大陸十四五規劃拚新基建,南韓也提出「韓版新政」綜合規劃,五年內將投資台幣3.93兆資金,均積極打造數位國家。在這個「企業超越國家」的時代,新經濟將帶來超級成長動力,企業版圖將重新洗牌,政府和企業都需要有想像力!

#企業 #美國 #類似 #中國大陸 #併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