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關鍵時刻」劉寶傑與「館長」陳之漢因為對進口蝦的立場對峙而叫陣,陳之漢批評劉寶傑故意蹭他的熱度,宣稱每天收看自己網路直播視頻瀏覽的總量,早就超過劉寶傑的政論節目了,傳統主流媒體遭受一介網紅直播主如此「公開蔑視」,在台灣算是頭一回!殊不知當初最早發掘捧紅「館長」,劉寶傑是主要恩人之一。

關於「眼球、時間」的爭奪戰,這些年來,傳統媒體大大敗下陣來,尤其是全球疫情期間,強烈深化了大眾對網路視頻的「黏、染」習慣。當工作生活受到壓抑無法出門聚會,當影視製作中止,電視上沒有新節目,人們開始大量從原有的媒體習慣中轉身跳脫。

然後發現:喔,原來可以「訂閱各種網紅頻道」!因為這裡從美食、知識、瞎搞、天文學、性愛姿勢,甚至連早晚課念佛直播都有;原來想看戲劇、娛樂、動漫都行!網飛(Netflix)、愛奇藝之外,還有大量字幕組或免費平台完全可以看遍中美日韓。至於「新聞」也不必看報紙電視了,一旦發生大事,反正臉書社群或群組裡很快就會有人即時轉貼或評論幾句。

媒體使用習慣的變化,這半年主要伸向傳統媒體最主要的「高齡族群」擴散。年輕人很早就知道,純粹靠著「油管/網飛、臉書/Line」,再搭配「遊戲」,就能紮實無失過好每一天。各類新聞網站早就是「二級延伸」,看誰轉發鏈接,才會順道去瞄兩眼。「電視主播」當然誰都不認得,但各類「網紅」隨便都能叫出十幾個名字。

台灣各家傳統媒體前幾年曾經籌設「新媒體」以因應趨勢挑戰,但先是「網路策略」發展太慢,後是「視頻策略」方向不清,如今幾乎所有新媒體都縮編成了一個小部門的輔助功能,圖個在「油管、臉書」上不缺席而已;再加上廣告商預算大減,許多電視節目甚至反而得靠網路平台的廣告分成,才能「貼補」主要製作成本。

近幾年在國外,真正厲害的電視台懂得成立子公司或轉投資「網紅經紀平台」,據此「主導企畫、轉移技術、加值造星、深耕粉絲」,最終分收網路平台的利潤創造,才能取得如今所有媒體大混戰的戰略高點。基於「內容為王」的核心策略,畢竟所有網紅都會來到「創意枯竭、觀眾看膩」的一天,而如何將新舊內容、老人新人進行系統性的「再企畫、再編輯、再混搭、再對話」,這是傳統媒體才可能擁有的內容結構優勢。

至於報紙雜誌等文字媒體,除了將所有文章賦予AI人工智能「聲音化代讀」的低成本視頻製作之外,最值得用心經營的是以報導評論優勢進行「標準訂定、社群分類」!基於「觀眾為王」,主要在實體產品產業與在大眾社群中間,真正成為具有權威、信賴的「信息提供者/實體媒介者」。透過針對不同族群開發並提供各種線上線下的「信息需求服務」,取得單向或雙向的付費機制,同時嵌入大眾的生活意識與實質需求之中。

台灣正在失去「媒體價值」最本質的定義,尤其「新聞」彷彿碎玻璃,狀似閃閃發光卻毫無變現價值。媒體經營必須接受落後的現實,重新思考如何能再切入趨勢巨流的新破口。「內容、觀眾」才是媒體世界的兩大真正主體,無論劉寶傑或陳之漢,最終都只是為它們打工。

#策略 #傳統媒體 #大眾 #視頻 #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