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日,杭州市舉辦的「百人生擼白米飯」活動上,大胃王密子君線上直播狂吃白米飯。(中新社)
2016年8月2日,杭州市舉辦的「百人生擼白米飯」活動上,大胃王密子君線上直播狂吃白米飯。(中新社)
2017年12月17日,大胃王挑戰賽在廣州市越秀區舉辦。選手們狼吞虎咽。(中新社)
2017年12月17日,大胃王挑戰賽在廣州市越秀區舉辦。選手們狼吞虎咽。(中新社)
大胃王朵一改為推介美食。(微博截圖)
大胃王朵一改為推介美食。(微博截圖)

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作出「制止浪費食物」的指令後,大陸影音平台的「大胃王吃播」可說是風聲鶴唳,「大吃大喝」的行為被完全禁止,眾多吃播主紛紛撇清標籤或宣布轉型。大陸互聯網中早期發跡的大胃王「密子君」早早選擇丟掉大胃王的標籤,改當探訪介紹各地美食的「美食密探」,依然獲得網友的喜愛與支持。

大陸推行「惜食」運動後,央視也在新聞當中大批大胃王文化,抖音、快手等等影音平台的吃播秀相繼出現大地震,例如在B站(Bilibili)擁有70萬粉絲的大胃王吃播主「cram阿強」原本維持每日更新影片,自13日央視報導後,隨即停止更新至今。

一次吞8斤飯爆紅

另外也有吃播主破釜沈舟,果斷選擇轉型,如吃播主「大胃王朵一」將頻道直接去除「大胃王」標籤,改名為「我是朵一呀」,並刪除過去數百則大胃王吃播影片,改作美食分享內容。有吃播主就表示,央視點名批評不僅讓原來博眼球的吃播內容面臨很大風險,也讓大胃王的形象受到很大影響,直接影響了他們商業價值。

而大胃王轉型成功的經典案例,就不得不提大陸互聯網最早掀起大胃王吃播風潮的「密子君」。密子君在2016年起以一部「16分20秒」吃完10桶火雞麵(一款韓國泡麵)的影片爆紅,從此她便以這類表演賺得上千萬點閱量;不論是一次吃掉8斤白米飯還是50個雞翅便當都難不倒她。

不過,吃播畢竟得遵從商業模式發展的法則,隨著越來越多競爭者加入,加上這類表演對身體的負擔等考量,密子君在2018年就展開轉型;她改變髮型、走出直播間,開始造訪及介紹各地美食,變成一個「美食密探」。

吃播成完整產業鏈

曾參與密子君吃播的「飼養員」也透露,密子君以大胃王身分出道,就勢必要走上這條「吃個不停」的路,長久下來對身體造成很大的負擔;風格的改變雖不一定會獲得所有粉絲諒解,但仍有一票粉絲願意繼續支持,讓她能在「密探」這條路上走得遠。

事實上,經過多年發展,吃播行業已經形成了一條完整的產業鏈,吃播主播走紅之後,會選擇替餐飲店或者特定美食代言,並在直播過程中使用的餐具甚至是當天穿的治裝都有可能成為店家的置入行銷。

成都癮食文化傳媒公司執行長徐林飛去年曾表示,2019年癮食文化與數百名直播主簽約,總粉絲數量達到9000萬,合作的餐飲商家更是超過1000家,營收更是倍增成長。

可以推測,吃播行業背後的商機相當巨大,但另一方面,在被央視點名批評之後,像癮食文化這樣抓住市場趨勢高速增長的吃播行業也被踩下剎車,未來這些靠「吃」維生的主播,將面臨極大的不確定性。

淘寶美食直播吸金

較樂觀的觀點認為,美食類內容依然具有相當大的商業價值,據《2019淘寶美食直播趨勢報告》數據顯示,美食直播已成為淘寶的巨大潛力股,僅2018年就有超過16億人次在淘寶觀看美食直播,直播間賣出的食品還能比往年同期增幅超400%。也因此,如果此次能徹底將吃播行業亂象整頓,這些主播能夠生產更多積極正面的美食內容,依舊可能為吃播行業帶來更多商業價值。

較悲觀的觀點卻表示,目前對於這類的規定還是較為死板的,到底吃多少算浪費仍然沒有明確規定,讓人無所適從。微信公眾號「娛樂資本論」就撰文指出,病態的大胃王確實需要管控,但簡單粗暴的「一刀切」不是這類問題唯一解方,要給予大胃王們一定的轉型空間。

#直播 #密探 #行業 #主播 #淘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