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是否喜歡或支持拜登,經過這幾天確認他成為民主黨總統提名人的視訊全國黨代表大會和許多演講者的介紹後,相信對拜登的生命歷程及他的同理心(empathy),一定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不到30歲當選聯邦參議員,尚未就任前,年輕的太太帶著3個孩子去聖誕節購物,卻發生車禍,造成她及剛滿1歲的小女兒死亡,留下2個年幼的兒子。他一度不想就任新職,但經過幾位資深的參議員相勸後,才打消主意。不過,他選擇每天由德拉瓦州來回坐兩個鐘頭的火車到華府上班,為的是讓兩個孩子早上有早餐吃後才上學,晚上則是還能說床邊故事後哄他們入睡,直到5年後再婚,他破碎的家庭才重新站起來。

拜登的父親原先還算富裕,但拜登出生前事業失敗,全家有很多年與外公外婆住在賓州,但由於很難找到穩定的工作,最後搬到德拉瓦州的威明頓市一間兩個臥房的公寓,靠著賣二手車養活家庭。拜登從小就看到父親因為一度失業或工作不穩定對家庭造成的衝擊,因此很能體會那些願意認真工作、卻因環境因素而無法維持尊嚴的人。

此外,拜登在就讀小學時因為口吃,遭老師同學恥笑,在克服這項障礙後,他也能夠對有類似情形的人表達同理心。這次民主黨大會有一位13歲的口吃男孩現身描述,在一造勢場合上碰到拜登,當後者發現他有口吃時,安慰他說我們屬於同一個社團,拜登並告訴他如何透過朗讀愛爾蘭詩人葉慈的詩來克服口吃。儘管這個男孩在視訊中仍有兩次的口吃,但他的勇氣和見證都讓觀眾熱淚盈眶。

拜登的長子波.拜登(Beau Biden)在2006年選上德拉瓦州的州檢察長,但2008年他所屬的德拉瓦國民兵被徵召參與伊拉克戰爭,服役整整1年。基於此,拜登很能認同美國軍眷長期對在外家人安全的憂慮,他對這個社群懷有真誠的關心。波.拜登在兩屆州檢察長任滿後,預備競選州長,卻因腦癌過世,讓拜登再次失去至親的家人。拜登的喪子之痛讓他接觸家中有失去親人的民眾時,特別願意垂聽他們的故事,並分享自己如何克服傷痛,走出喪子的陰影,他的名言就是為自己找出一個活著的目的。

什麼是同理心,根據美國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在此次大會演說中的講法,就是能夠設身處地為人著想,而這也是歐巴馬從小得自於母親的教誨。許多民主黨的政治人物表示,拜登充滿同理心的特質,正是經歷新冠疫情、經濟衰退、失業繳不出房貸的美國人所需者。而拜登的對手川普是一位含著金湯匙出生、繼承家業的富家子弟,他擁有許多政治和社經地位的優勢,但獨缺同理心,特別是對社會中的弱勢團體或個人,川普經常展現的是譏諷和不屑。這項人格特質或許來自於原生家庭的教養,但也和生活經歷有關。

缺乏同理心的政治人物,僅著眼在本身的政治利益或政治前途,而無法將寶貴的時間留給小市民,或是看到弱勢團體的處境,川普就被批是一位滿腦「我、我、我」的政治人物,不僅不斷誇大本身執政的成就,同時更無視新冠肺炎造成17多萬美國人的死亡、500多萬人感染,認為「事情就是這樣」(It is what it is),而且完全認為自己不需要負任何的責任,也難怪美國政治評論家認為拜登挑戰川普最大的優勢就是兩人在同理心上的差距。

台灣在二戰後脫離日本殖民統治,國民黨遷台初期,大多數人民曾經歷過戰爭與貧窮,但在長期安定與快速經濟發展後,我們似乎已忘了社會底層還有許多弱勢的家庭及需要關懷照顧的長者,更忽視了來自對岸的軍事威脅。對上個世紀90年代以後出生的世代而言,阿公及阿嬤的經歷與他們對現實的認知,距離很遠,缺乏真實感。國家的領導人如果本身活在象牙塔內,從未經歷過貧窮或傷痛,就很難產生同理心,同時也對戰爭的臨近無感。一個沒有同理心的政府,往往會通過或採取一些自以為是的立法或政策,而沒有從受影響人民的角度設想,結果當然是讓政府與人民的距離愈來愈遠,形成了「同理心赤字」(deficit in empathy)。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政治系兼任教授)

#德拉瓦州 #川普 #拜登 #政治人物 #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