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因馬英九前總統指出蔡英文政府將國家推向戰爭邊緣一說,引起民進黨政府強烈不滿,重炮反擊。總統府也批評馬前總統的說法悖離國際現實,輕忽國民對自由民主的追求。看來似乎民進黨政府自認比馬英九更了解並掌握國際情勢,但是台灣真正面對的國際情勢到底是什麼呢?

從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開始,中美衝突越演越烈,許多人都認為中美兩強進入美國學者艾利森所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白宮官員史金納也重彈已故美國政治學大師杭廷頓的舊調,認為中美之間是不可調和的文明衝突。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最近發表所謂的「新鐵幕演說」,美國總統川普也揚言不惜與中國脫鉤。對台灣來說,國會通過諸多友台法案,美國也增加對台軍售,甚至派內閣層級的部長訪台。

從以上美國的認知與言行,不難令人喚醒沉寂已久的冷戰記憶,自由燈塔、反共堡壘這樣的口號又回來了。是的,這個世界又將善惡兩分,出現「新冷戰」的世界格局,台灣將站在「正義」的一方,美國將會重新「協防」台海,保障台灣的安全,台灣將會再度享受冷戰紅利,重回亞洲四小龍之首的榮耀。這就是民進黨政府所理解的「國際現實」。

後冷戰時代產業資本紛紛從工業先進國家外移,利用後進國家低廉的勞動成本與落後的環境意識,賺取大量增值,匯回本國,金融資本的全球化大行其道。但是金融資本的瘋狂發展讓這些西方工業先進國家的矛盾爆發出來,歐洲因不堪美元發行浮濫,貶損出口獲益,於是決定團結起來發行歐元,與美元抗衡。

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累積大量美元外匯,同樣承受美元貶值的壓力,2008年的金融風暴,美國實施量化寬鬆,大量印鈔,中國大陸備感壓力,尋思解決之道,於是有一帶一路的大量對外投資,以及強化與東亞國家經貿關係。看在美國眼裡,自然感到美元霸權地位又再度受到挑戰。與其說中美兩強之爭是修昔底德陷阱,不如說一方要捍衛金融霸權,另一方對「打白條」式的抵賴忍無可忍。新冷戰於焉誕生,所謂的民主與極權之爭,只是掩蓋美元霸權地位動搖的說詞。

美元與美軍相依相存,美元靠強大的美軍武力保護,而美軍又靠美元的購買力來壯大。美國政治原本就受龐大的軍工複合體與華爾街金融資本所左右,美元霸權地位受到威脅,使得上述兩者的結合更加緊密。美國防疫失敗,經濟受到嚴重打擊,只好無限制量化寬鬆,使得美元在國際的信用受到更多的質疑。

疫病肆虐、美元衰疲、社會對立、選情不振等因素都使得川普政府利用戰爭解決、畢其功於一役的可能性大幅升高。美國不斷利用台灣試探中共的底線,誘使犯錯,使得台灣暴露在戰爭的風險大增。或許這才是馬前總統所見,也是台灣人民在激情之後必須面對的國際現實吧?(作者為退休大學教師)

#美國 #戰爭 #大量 #金融資本 #冷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