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蟬聯世界首富多年,去年離婚分給前妻一半財產後,還是第一首富。亞馬遜今年股價飆升時,貝佐斯曾創下「15分鐘財產激增132億美元」的紀錄。

今年拜疫情之賜,亞馬遜業績成長使他更富有,亞馬遜市值頻頻創新高,貝佐斯可能成為全球第一位「兆萬富翁」。不單如此,今年全美億萬富翁財產雖一度下跌,但3個星期後就恢復了,現今總財富比去年增加約10%。

但中產階級及勞工階級面臨遣散、失業者比比皆是,這次最先失業的人是低薪服務業人員,如餐廳服務生、酒保,或者店員,也是最容易得新冠病毒的一線員工,雙重風險加諸己身,難怪這些人拚了染疫風險也要去示威抗議,甚至進入高級店家打劫洗掠,只要搶到一個價值6000美元的名牌包,以一半價格出售也可以夠一家人一個月溫飽。

令人不平的是,這些富豪納稅比以前還少,智庫「政策研究所」最新報告指出,美國億萬富翁納稅占其財富的百分比,自1980年以來下降了79%;這項報告以〈2020年億萬富翁財源:意外收穫、稅收暴跌和大發疫情財〉為標題,合著作者查克‧柯林斯表示,數十年富人一直在主導稅法、減少稅收,而這些錢本來可以拿來打造更好的公衛基礎設施。

其次是,政府這次拿出巨額資金給中小企業紓困,但大企業冒充中小企業申請補助款,暗渡陳倉,排擠資源匱乏的小型企業,或者大企業聲請破產前,執行長和高幹都拿巨額紅利獎金,例如世界第二大租車公司赫茲,在5月中聲請破產前兩個星期卻大發高階主管紅利,做為重組計畫的一部分。像是公司執行長才上任1個月,就拿了70萬美元獎金,這個金額,小市民要工作20年。

英國富豪也不遑多讓,貝克漢夫婦擁124億美元資產,也來申請疫情補助,而就在申請前幾天,貝嫂慶祝46歲生日時,狂歡了3天,甚至開了6萬台幣的紅酒慶祝,當然讓納稅人不滿。

再者,疫情期間為了振興經濟,很多應該要中立公平的機構紛紛跳下去救災。如美國聯準會,這是個獨立機構不聽命總統及任何人,這次疫情一燒,聯準會怕被指為拖垮經濟的劊子手,3月初主席鮑爾就趕緊宣布調降利率幾乎達到零,引起市場大反彈。

可以說,聯準會現今簡直像被美國華爾街挾持,疫情至今,聯準會不單買公債、ETF(指數型基金,風險較小)還買個人及企業債,但購買的標的是哪些企業?購進準則是什麼?是否有公正機構評估?都不能公開。等於疫情走了,政商勾結來了。這些救市措施帶來的後座力,恐怕明後年將大幅度顯現出來。到時受害者還是中產階級及勞力階層,因為市場不好,首先就要裁員,他們首當其衝。

弔詭的是,這批人卻要靠富人賞賜才得謀生活,去年中富人開始減少消費,如購買名牌、購買豪華公寓以及名貴古董藝術品,被財經專家警示,這是經濟趨緩的象徵,疫情開始後,富人更是撙節支出,因為富人服務通常以個人貼身服務為主,例如,專屬裁縫、客戶代表等,現在的富人都深居簡出,不願與任何人接觸,遑論消費。

這也證明,每個人都是在經濟鏈中,互相依存,仇富情結無益於縮短貧富差距,唯有整體經濟提升,加上稅負公平,有良好基礎建設及公衛建設,才能讓全民享受進步的成果。

#機構 #財產 #聯準會 #購買 #貝佐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