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是全球晶片第一進口大國,但隨著中美科技戰日益激烈,如何在半導體產業儘速提升自製化,成為大陸當務之急。

近日,大陸知名財經學者、中國財政部前財政科學研究所所長賈康表示,對晶片這樣的核心技術,只有用「舉國體制2.0版」,借鑒大陸過去推動 「兩彈一星」(核彈、導彈和人造衛星)的經驗,在市場經濟時代對接全球市場,尋求五至八年突破。

賈康所言並非新論,儘管其「舉國體制2.0版」的進階內容為何不得而知,但近年大陸不斷有人提出,應該以本身廣大市場為依託,借助過去推動面板、太陽能的模式,以「舉國之力」推動半導體產業。

按照大陸過去模式研判,某個產業或項目一旦被鎖定要以「舉國之力」發展,就意謂著「大幹快上、使命必達」。具體做法上,主要選定數家重點企業做領頭羊扶持,在政策、補貼、稅務、土地、人才等領域全力支持,實現「彎道超車」的目標。

這套做法過去讓大陸成功推出「兩彈一星」,成為軍事強國,這十年來在面板、太陽能、手機等領域,更扶助業者可無視成本與虧損,不斷擴充產能搶奪市占,快速成為業界巨頭。「舉國之力」已然成為大陸推動戰略性新興產業的必勝絕招。

然而,這種「舉國體制」的副作用也是巨大的,一方面在各地一窩蜂響應號召下,容易造成大量資源浪費與項目良莠不齊,過剩產能也容易將原本看好的產業前景逼成微利市場,過去面板、太陽能、LED就是由「產業」淪為「慘業」,甚至連陸廠自己也未必能安身。但就大陸官方而言,只要能達成產業自立的戰略目標,市場好壞或獲利與否,並非其首要考量。

以半導體產業來說,2015年5月大陸公布「中國製造2025」計畫時,就提到晶片自給率2020年要達到40%,2025年達到70%。日前大陸國務院重申晶片自給率2025年要達70%,而2019年自給率僅約30%,與原先設定的目標有很大距離。

畢竟,半導體屬於資本與人才高度密集化的產業,全球化分工細緻,製程工序繁複,主要技術大多掌握外國強權手上,與「兩彈一星」的軍事專案,或是面板、太陽能產業等遵循的是完全不同的經濟與科技規律。近年類似賈康提出用「舉國之力」推動半導體產業發展的說法,在大陸內部也遭遇質疑。

不過,就算今天中芯國際與台積電、三星在製程技術實力上有落差,並不意謂著大陸目前在14奈米和28奈米的努力無足觀之。大陸近年大力推動「萬物聯網」,搭配其5G實力,進而延伸出智慧駕駛、智慧家庭、智慧城市等領域,加上大陸自力研發的北斗三號衛星導航系統7月底正式啟用,其應用廣泛。

過去十年間,北斗晶片製程從90奈米發展到22奈米,換言之,大陸晶片主攻的並非是最高階的智慧手機市場,而是配合大陸5G「萬物互聯」及衛星導航系統等概念,目前量產技術達14奈米的中芯、達28奈米製程的華虹半導體等陸廠,都能滿足其需求。

誠然,為爭奪產業制高點,先端製程仍將是大陸長期努力的目標,但在本身基礎不足與美國聯合全球技術封鎖下,短期內或只能採取迂迴戰術,或是「臥倒、匍匐前進、衝鋒、再臥倒」等單兵戰鬥概念且戰且行。過程中,依靠補貼、政策支持、鼓勵企業上市融資或發債都會是重要手段,但無止盡的「舉國之力」,卻是「寶劍雖利,不宜妄用」。

#大陸 #太陽能 #半導體產業 #面板 #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