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未歇,全球經濟成長都面臨下修窘境,儘管台灣有陸美貿易戰的轉單效應及護國神山台積電,暫hold住台灣經濟。但靠一家護國神山撐經濟,絕非常態。面對後疫時代的台灣產業轉型,政府應跳脫只向製造業傾斜的思維。

最近護國神山台積電大規模購地,引來側目,台積電是晶圓代工龍頭,密集購地,主要是為擴廠做準備。事實上,陸美貿易衝突,美國加大制裁華為,供應鏈去中國化動作積極,除了台積電外,許多台廠因應供應鏈洗牌,也開始調整布局,政府也端出各式,鼓勵投資台灣。

但檢視政府吸引企業投資的租稅優惠工具,不管是從早年的《獎勵投資條例》、還是1991年實施的《促進產業升級條例》,或是《促產》落日後由《產業創新條例》取代,都可以看到優惠工具抵減仍停留在製造業的思維。

以《產創》為例,基於產業智慧升級轉型,政府特別將購置智慧機械及5G的支出列入投資抵減項目。問題是,產業的轉型升級,應不止是在購置機器設備等硬體的投資,人才的延攬、留才等建構軟實力的投資,更是現階段台灣產業轉型當務之急。

但政府《產創》,只看「硬」,不看「軟」。以半導體為例,一座晶圓代工廠設備至少上千億台幣,反觀IC設計產業,主要的投資是在軟體設計的工程師,在《產業創新條例》的租稅優惠平台,就是劣人一等。

不過,從另個角度看,許多講求軟實力的產業,它需要廠房、硬體設備本就不多,但這種靠腦、靠創意的產業,工程師就成了他們的生產設備,在全球都在搶人才下,它面臨的挑戰,是如何開出具國際競爭力的人才延攬及留才計

畫,但這種投資,卻未列入《產業創新條例》的租稅優惠內。

政府產業轉型停留在製造業的思維,尚不僅於此,所得稅法針對公司未分配保留盈餘用於擴大投資的減除及退稅辦法,也是以興建或購置廠房、軟硬體設備及技術,「人」的投資依舊不在其享有減除或退稅的適用範圍內。

台灣硬體製造很強,台灣所幸有台積電這座護國神山撐起台灣經濟,但台灣許多代工產業,目前還在茅山道士的微薄利潤中苦撐,台灣光靠一個護國神山也不是經濟發展常態,如何摒棄產業轉型仍停留在製造業思維,應是疫後政府該省思的地方,否則台灣再優秀的軟實力人才,恐永遠淨流出,淪為為跨國企業打拚的高級打工仔。

#護國神山 #產業轉型 #思維 #台積電 #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