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 TV專法草案首場公聽會將於9月3日登場,同日起愛奇藝等中資OTT平台在台代理業務也將被禁止,在牽一「法」動全局下,本地、中資、國際OTT業者的肉搏競爭被搬上檯面,檯面下相關公協會多頭馬車獻策,有線電視業者不甘生存空間被壓縮也來參一腳請命,也讓近年獲得OTT資金挹注拍戲賣向國際的內容產業,成為各路平台相爭不下的最大受害者!

據悉,此法也讓全球OTT龍頭Netflix緊張,就怕其他國家效法,尤其是法案未言明的,包括對境外OTT課徵特別稅、設台灣專區、訂定本國自製內容比例,對其國際化發展不利。Netflix目前在台OTT業中付費會員最多,採購內容、投拍劇,也是台灣內容產業大金主。

據了解,Netflix代表、LINE TV、KKTV、Yahoo TV、my Video等國內外OTT平台與內容製作商,27日前往NCC拜會,希望OTT TV專法草案在中資議題解決後回歸產業面討論,因為連本地OTT也覺得管太嚴,包括需向主管機關申報使用者數量、營業額、點擊數、流量等營業機密。

業界粗估,台灣OTT產業一年營收不超過50億元,中外OTT平台逾20家在台灣都不賺錢,包括愛奇藝、Netflix也不例外,因為許多人看免費、盜版,據調查僅26%的人願意訂閱付費平台。一個目前無利可圖的產業,為何成為眾矢之的?

首先是政治力介入,隨著境外OTT大舉登台,新媒體衝擊傳統有線電視,產生商業模式、典範移轉,連本土OTT也不敵,要求政府納管境外OTT做公平競爭的聲音高漲,NCC即研擬出全球首部OTT專法草案,日活躍用戶200萬最高的中資OTT愛奇藝首當其衝,進一步經濟部祭出「愛奇藝條款」,禁止台商代理或經銷大陸OTT。

對此,愛奇藝在台代理商歐銻銻娛樂連日來訴諸觀眾、內容業者,呼籲「支持在地化營運」,直言政府一紙行政命令無法終止愛奇藝服務,卻「放棄本土對於OTT事業的管轄權、稅收、影視從業人員工作權」,過去四年多,在歐銻銻引薦下,促成愛奇藝逾10億元的台灣影視內容採購,歐銻銻也投資3.5億元製作五部網劇,是國內內容產業大金主。

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理事長蔡嘉駿說,鑑於此法管理強度與爭議、模糊地帶多,包括擬以「抓大放小」精神採業者自願「登記制」等,將在OTT TV專法草案公聽會上建請NCC多聽各方意見凝聚共識從長計議,用時間換取空間,此前協會願意自行擬定產業自律公約讓政府審核,包括業者誠實繳稅、使用合法版權、繁體中文介面等,讓所有OTT平台公平競爭。

隔天28日,「新媒體競爭下本國有線電視頻道的生存空間?」公聽會召開,有線電視業者針對OTT衝擊,要求鬆綁不必要的管制措施,拉齊管理,包括每晚黃金時段播放本土劇、自製節目比率25%等,提高有線電視頻道競爭力與公平性,NCC電台與內容事務處處長黃金益也以「廣電要適度鬆綁,網路要適度納管」回應。今年第二季有線電視總戶數跌至491萬戶,創歷史新低。

蔡嘉駿表示,年營收不到50億元的OTT業,讓年營收千億元的有線電視業忌憚,甚至掀起本地OTT與境外OTT內戰,是因為境外OTT打的是一場數位內容全球化的資本戰,外來平台利用全球市場規模打台灣市場,拍一齣劇投資數億元,一個月逾十部劇就要數十億元,沒有一家本土OTT或是電視台負擔得起。

再者,台灣內容產業資金、產製量不足,也無法支援本地OTT作戰,本地OTT大量購買外劇來播;反倒是境外OTT近年大量採購、投資台灣戲劇等,或委託本地製作公司製作,提升內容製作質量,透過串流影音技術將作品上架到全球曝光,也提升了投報率。以27日剛公布金鐘55入圍名單來看,Netflix華語原創影集《罪夢者》、《誰是被害者》一舉獲得17項大獎提名,是本屆獲得最多提名獎項的。

未來如果境外OTT轉向跨境影視,除了免稅免責、內容不受控,內容產業擔憂,動輒數億元的採購或投資活水將受影響,少了國際資本籌措管道,IP變現能力變差,恐怕連帶成為在OTT TV專法草案下被懲罰的產業。

#有線電視 #愛奇藝 #製作 #境外 #本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