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我對兩岸問題的大致認識,下面我想說下,作為一位青年,我認為能夠讓台灣同胞理解大陸的一些分散、零碎的想法,思慮不周之處還請見諒。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日據時期給台灣留下了一段獨特的記憶,使台灣對日本有親近感。對我們這代大陸人來說,祖輩被日軍奪去性命的仇恨已在輪迴中變得模糊。在我周圍同一年齡層的很多年輕人,小時候的一大樂趣就是看日本漫畫,記得相當一部分漫畫會在每個篇章結尾給反派「洗白」,讓人明白原來反派人物也有自己的「正義」。長大後,我理解這是作為二戰戰敗國的日本在隱晦地辯解:「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而實際上,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灰色才是主色調,各方皆有自己認為的正義,也均有私心。」同樣,我認為對於兩岸,我們應該理解,這個世界沒有那麼分明的「正義」與「邪惡」,不要給對岸扣下「反派」或「失敗者」的帽子,兩岸政府和民間都能做到相互尊重,才能開啟相互理解之路。

出國旅行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Turkey之行。剛到時感覺恐懼,看誰都像「恐怖分子」,這大概是因為長期看了西方電影和新聞報導,使我將中亞人形象與恐怖分子對號入座了,形成一種刻板印象。一段時間後,我發現當地人和我一樣,都是每天乘地鐵上班,努力工作,嚮往現代生活,唯一不一樣的地方,是政治宣傳比較多,黨派遊行很熱鬧,僅此而已。

生活狀態大同小異

多次出國旅行經歷使我明白,中等收入國家民眾的生活狀態實際上大同小異,政體的不同對民眾現實生活的影響不大,掙錢養家、享受人生才是大部分民眾生活中的主旋律。拋開政治,我認為,大概兩岸民眾的生活狀態區別也不大吧,特別是兩岸大城市的民眾,生活的煩惱應該有很多共通點吧。

相信有人會說,兩岸間最大的矛盾是「民主與專制」的對抗,對於西方民主國家及港台對大陸「老生常談」的批判,我有些自己不成熟的理解。

首先,我認為西方民主制度並未解決統治階級與民眾之間的核心矛盾。西方官員以權謀私並未收斂,打擊腐敗是全世界政體的長期工作;中國有「官商勾結」的說法,認為並不可取,但歐美常常是「官即是商」;從治理目標來說,各政體都在追求經濟發展和人民富足,而一般來說,人民富足後才會有「餘力」去關注社會問題,公平、開放是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後的必然需要,如果關心大陸時事新聞,會發現近年來,大陸民眾關注的社會問題越來越廣泛,問題也越來越尖銳,並受政府重視,這是好的趨勢。

其次,我認為「西式」選舉與投票只是給了民眾一些政治上的參與感。民眾的選票並不會投出一個嶄新的未來,政黨的輪替帶來了政策的不穩定性,導致長期政策更難施行;為實現短期利益,客觀經濟規律易被統治階層忽視;階層間的核心矛盾依舊,權利的尋租空間仍在。此外,主流媒體「塑造」的民意也不一定是理性的,歷史上,民粹也常常會裹挾著國家誤入歧途。

大陸制度沒有原罪

最後,我認為西方的言論自由並不真切。社交媒體也會刪帖,而在大陸,「異議聲音」的存在價值正在被認可。此外,聲量最大的媒體大多為統治階層的犬牙,報導中,雙重標準、對事實的掩蓋、對對手的抹黑與造謠稀鬆平常,民意被媒體刻意塑造,形成刻板印象,這何嘗不是一種洗腦。

世上沒有近乎完美的社會制度,中國近代革命最終形成的社會制度也沒有「原罪」。這不是一個非黑即白的世界,應該意識到,任何制度都有局限性,都還有很大進步空間,發展才是硬道理。

和我一樣的很多大陸青年人都曾出於好奇「翻牆」,希望能夠瞭解「真相」,但「翻牆」後發現,看到的往往是「添油加醋」的真相。或許,我們需要將「牆內」、「牆外」訊息進行對照,才能窺探事件全貌。這如同法官判案,聽過抗辯雙方的陳述,才能做出相對公正的裁斷,希望同胞也能多關注大陸的「辯詞」。

綠營觀念也會變老

2020年初關注台灣選舉時,我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很多藍營父母苦勸綠營子女轉投藍營無果,這被稱為「世代矛盾」,子女認為自己認識的才是「真相」,要摒棄父母的老觀念,而父母憂心台灣青年的「台獨」傾向再無法回頭。我認為可能不需要太悲觀,如果大陸未來五至十年的發展進程不被嚴重打亂,會有更多科技、文化、軍事等各方面的發展成果展現出來,美國會是我們忠實的「宣傳員」,台灣每一代的年輕人都會去尋找「真相」,他們是否會認同綠營父母的「老觀念」,尚不可言。歷史事件是偶然發生的,但歷史轉折與輪迴常常是必然的。

希望上述零碎的想法能夠給同胞一些新的瞭解,偏頗之處還請海涵。願兩岸和平,真心盼望到台灣旅遊的那一天,能被稱為「同胞」而不是「陸客」,我會很開心。

#同胞 #大陸 #關注 #理解 #兩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