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國霸權爭奪戰,在貿易、科技、金融、外交、軍事領域全面開打,民間的商業活動受到政治力量干擾越來越大。在5G網路與電腦硬體領域,華為遭到美國全面封殺的效應,對於台灣科技製造業的負面衝擊越來越明顯,而最新的美國TikTok(抖音)分拆出售案,則是社群媒體與人工智慧技術的軟體領域,華盛頓與北京的雙重政治壓力,已經徹底凌駕於企業決策。

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雖然創造出超過20億次下載的APP服務、公司市值高達1,200億美元、服務遍及150個國家的商業帝國,卻慘遭中美政治決策者的霸凌,處境極為悽慘,更強烈的警訊是,抖音不會是個別案例,政治壓力介入商業決策,恐怕將是所有企業領導人在決策過程中,無法逃避的宿命。

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夕,川普發布總統令,以美國抖音(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集團「可能會採取某種行動,危及美國國家安全」,限令將 TikTok 在90天內分拆出售,否則就將TikTok美國服務完全關閉。

川普以政治力量干預的手段極為粗暴,也立刻迫使字節跳動董事會做成將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的TikTok業務分拆出售的決議,在時間高度壓力下與美國微軟、甲骨文公司洽談分拆出售。雖然預期中的價格高達300億美元,但是如果沒有政治壓力介入,字節跳動當然不會有意願出售美國TikTok,這是極為罕見的以政治力量強奪商業資產的案例。

政治干預不只來自華盛頓,北京政府原本就高度介入抖音、以及字節跳動所屬新聞平台今日頭條的營運,對於美國強迫出售 TikTok的政治壓力,自然不會袖手旁觀。

雖然TikTok出售案正在如火如荼進行,微軟與沃爾瑪組成的團隊、以及另一組由甲骨文公司領銜的買家,都已經向字節跳動公司提出收購提案,甚至在提案截止日前又冒出另一組金額200億美元的英國買家,各方買家都根據既有的商業與技術條件提出購買邀約書之後,中國商務部與科技部突然在8月28日發布新版「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以政治力介入TikTok 出售案。

根據本報報導,商務部與科技部發布新版的「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術目錄」,修訂管制出口的技術包括「人工智慧交互介面技術」、「基於數據分析的個性化訊息推播服務技術」,而抖音與TikTok核心技術與商業模式,就是使用人工智慧演算法,發展出來的個性化訊息推播服務,大陸中央政府在此時公布修訂的禁止出口技術,無疑就是要介入TikTok出售案,大陸中央政府要清楚掌握微軟、甲骨文等買方的交易細節,並且掌握最終的否決權。

中國商務部的技術出口限令,讓TikTok的交易陷入崩潰的險境,如果TikTok使用的人工智慧演算法,與相對應的推播技術被移除,TikTok就只剩下客戶名單與形同孤立的大量短影片,不論是微軟或是甲骨文,買方猶如買到一個只有車殼與輪子、沒有引擎的空殼汽車,自己得設法去找已經開發的軟體,甚至還得另外耗費時間重新開發軟體,在此情況下,買方原本估算300億美元的價金勢必大打折扣,最終當然可能廢標、在90天到期後關閉服務,鉅額的商業利益則瞬間灰飛煙滅。而對美國、加拿大等數以億人計算的TikTok用戶,與已經投注超過1億美元的廣告商的傷害,更將造成無法估算的損失。

8月24日川普禁令發出後,TikTok美國公司隨即對川普提起訴訟,主張川普濫用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TikTok的用戶只是分享趣味性的短視頻,對美國國家安全不會構成不尋常與特別的威脅,川普的命令在沒有證據支持之下,剝奪用戶的權利。TikTok的主張雖然必須經過法院程序的審理,但是一旦TikTok最終關閉,龐大的用戶、廣告商、更重要的是股東的損失,可能會造成另一波的政治風暴,對川普政府造成引火焚身的後果。

中國與美國之間的科技戰爭正在不斷升溫,原本只是推播無厘頭短視頻的TikTok,如今已經完全被政治綁架,背後不只是雙方的商務部、科技部,連阿里巴巴、騰訊、臉書、谷歌都被牽連,駭客在社群網站的隱形戰爭,對於社會的衝擊遠遠超過華為晶片禁令。

不僅於此,美國最近連續爆發科技間諜案,芝加哥的研究生季超群、中國江蘇國家安全廳官員徐燕軍被從比利時拘捕回俄亥俄州受審,矽谷的中國科技研究人員進入全面安全審查的雷達,而原本像 TikTok那樣橫跨中美兩國、雙面得利的中國民間企業,都面臨徹底選邊的選擇題,中美科技大戰從硬體出口禁令、到社群防火牆設立、到企業與個人的忠誠審查,政治正確凌駕商業決策,這是企業經營者與投資人從未面臨的挑戰,更重要的是,這個演變無法使用任何電腦與商業模型來計算,錢不能解決的事情,最麻煩。

#企業 #川普 #美國 #服務 #抖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