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部的中醫診所因為藥物使用的問題,以及使用含有危害身體的成分來作為治療的藥品,成了近年來中醫藥產業受到品牌影響最劇烈的一次。從之前發生的馬兜鈴酸事件、兒童八寶散及這次特定中醫使用的硃砂入藥事件,都存在了中醫藥產業長期與消費者之間,因為認知落差及產業特性,而發生的問題。

曾經小時候,經過中藥房的門口,就可聞到淡淡中藥煎煮香氣的回憶及櫥窗裡一罐罐黃色科學中藥的風景,不知何時開始逐漸逝去。全台中藥房平均每年以200~300家速度消失,曾經全台超過上萬家的中藥房,2018年統計僅剩7,900間左右。但根據衛福部統計處資料,直到2018年,臺灣共有中醫醫院5家、中醫診所約4,000家,相較2010年的中醫師從業人數約成長了三成。

筆者過去曾任職於中藥產業時,參與了中藥房現代化經營管理的計畫,也與合作的中藥房進行人才培養的專案。過去的中藥房因為多半都相當在地化,所以附近老一輩的居民只要有一定信任度,都會持續上門。但也因為不少中藥房的店面老舊、陳列擺設甚至藥品存放都比較不像西藥房一般乾淨明亮,藥品的名稱也讓人相對陌生,因此慢慢的就流失了新一代的消費者。

另一方面,藥事法第103條所述:82年2月5日前曾經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審核,予以列冊登記者,或領有經營中藥證明文件之中藥從業人員,並修習中藥課程達適當標準,得繼續經營中藥販賣業務。本來是為中藥房的未來發展解套,不然原有的經營者過世後就造成中藥房不能繼續經營,但20多年來卻沒有設立相關考試,也導致愈來愈多傳統中藥房的接班人必須思考轉型。

中藥製劑的管理基礎都來自於藥品查驗登記審查準則,所以公告的200個基準方或是故有典籍(醫宗金鑑、醫方集解、本草綱目、本草綱目拾遺、本草備要、中國醫學大辭典、中國藥學大辭典)為處方。不但不能隨意更換藥材的種類,甚至更換產地都可能造成藥材藥效產生差異。也曾有中藥房因製作祖傳秘方,被判定為製作偽藥而吃上官司。

最初科學中藥的出現,就是為了統一中醫藥在幫助消費者解決疾病問題時,可能會產生的認知落差與安全性的問題,傳統中醫藥產業的從業人員也因為多半是師徒制,所以也比較會為了維護名聲而自我約束較高。但當台灣的消費者從小對於中藥的認識越來越薄弱,而對中醫雖然仍有一定信任,但卻也多半是因為長輩經驗或口碑相傳,但這次包含了中醫師、藥商都出現問題,消費者的信心動搖也在所難免。

因為修法爭議的問題,對於中藥房是否只能販售未拆封的科學中藥,或是屬於食品級的中藥材有不同觀點,因此現在的中藥房經營者是否能持續擁有丹膏丸散調配權,還是水煎藥零售的權利,也成了至今尚未確定的結果。但這次原本擁有「調劑權」的中醫師卻用了導致消費者身體有傷害的成分來入藥治病,那究竟誰才能幫助消費者保障自身權益成了更大的問題。

其實中藥使用早已普及化的走入一般消費者生活中,以食藥署公告的「藥食兩用」中藥材就有755種,一方面看似中藥材的市場愈來愈普及,事實上則是這些品項在各大賣場、市場、通路都可以販售,不但降低了銷售資格的門檻,更減少了消費者非要到中藥房購買的必要性。但在整體的社會教育上,一般民眾對於中醫藥的基本認識仍相當匱乏,甚至就算是用於食療的中藥材,或是傳統療法的拔罐、推拿等原理,都鮮少在社會教育中出現。

國際間近年來把傳統醫學(traditional medicine)做為相對西醫的另外一種療法,對積極推動傳統醫學包含中醫藥的國家來說,傳統醫學的地位相對提升許多,同時中醫藥的重要程度也再次被看到。擁有悠久歷史及「上工治未病」等特色的中醫藥產業,若不能利用這個機會好好檢視整體的問題,在國家政策、整體法規,以及消費者認同中找到新的發展方向和定位,並解決認知落差的問題,那可能錯過機會的就不只是中醫藥從業者,而是台灣發展特色傳統醫藥的未來了。

#藥品 #藥房 #藥材 #經營 #中醫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