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有不少對經濟「內循環」的嘲諷,什麼「蛇頭吞噬蛇尾」、「病人進入吃不下,排不出的最後階段」等等。這些說法都過於情緒化,只要了解一點宏觀經濟理論,就不難理解經濟內循環才是人間正道。

宏觀經濟最基本的原理就是總供給要等於總需求,即所有的產品都能賣掉,來年才能有訂單,有就業和經濟繁榮,賣不掉則啥都沒有。在總供給與總需求的關係中,總需求起主導作用,總需求的構成是消費、投資、政府支出和淨出口。2018年,美國的消費70%、投資10.63%、政府支出22.37%、淨出口-3%。總供給的絕大部分被消費用掉,其他部分相對有限,且本國產出不夠,還有消耗別國的3%。也就是說,他們的就業主要靠自己需求來滿足,並為別國提供了3%的就業。同期,中國消費28.61%、投資44.83%、政府支出24.03%、淨出口2.53%。如果用中國的消費替換美國的加總作為中國的總需求,則中國的總需求就要少掉38.39%,就會經濟衰退、就業困難、社會動盪、群體性事件增加。為了舒緩壓力和矛盾,中國只能追加投資,搞外向型經濟。

作為權宜之計,這樣做也無可厚非,但是後患卻非常嚴重。因為今年投資增加了,緩解今年的就業,明年產能更大,還是消費不掉,明年的增長和就業怎麼辦?明年再追加投資,但是後年呢?這樣的增長模式最終一定會爆掉。

而且,投資的目的是滿足公眾的消費,這種增長模式使得投資成了目的的本身,這不僅背離了投資的初衷,而且導致整個經濟結構的嚴重紊亂。有個全世界鋼鐵產量排名的說法是:中國第一,中國河北省第二,河北省的唐山第三,美國第四,唐山瞞報的產量第五。

這種荒唐的結構,當然只能是投資拉動增長的必然結果。此外,擴大需求的另一面是追加出口,不要以為淨出口的2.53%還比較有限,實際進出口總額占比要達33.18%。出口固然可以增加外匯,但是,有限資源被外國占用,環境生態被破壞,這樣的增長等於是在透支明天,不可持續。宏觀經濟均衡的另一個告誡是國際收支要平衡,因為順差是人家買你的產品,你占據了人家的就業;逆差是你買人家的產品,人家占據你的就業,短期而言是相互調節餘缺,長期來看則大家都不可承受,沒有貿易戰,也會爆發其他衝突。

所謂的「內循環」,就是自己的產品賣給自己的公眾,自己的產能自己消化掉,就是用自己的需求來滿足自己的就業。這樣才能進入經濟長期穩定、與外國睦鄰友好的軌道。而要做到這條,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把消費提上去。

有不少官員、學者說,中國的消費達到60%,沒有上升空間了。實際上,這個60%將政府的消費也加入其中了,如果只算居民消費,李克強總理說的6億人月收入不超過1000人民幣,則居民消費無法超過40%。如果消費能夠提高到60%,則經濟運行對外的依賴可以大大下降,從而用本國公眾的購買替代外國的需求。

中國經濟長期順差的局面早就應該扭轉,否則,經濟結構紊亂的矛盾還會更加嚴重,但是在順差持續的情況下,哪屆政府也下不了承受短期陣痛的決心。現在美國和其他國家對中國形成巨大的脫勾壓力,外貿出口大幅度減少、外資撤離、工廠外遷,這就倒逼中國推進內循環的改革。儘管短期內,中國經濟大幅下滑,科學技術嚴重倒退,但這是中國面對強敵環伺的無奈,更是長期內國民經濟的健康有序調整的必要。

如何才能實現內循環呢?最基本的是增加公眾收入,減輕負擔,否則,消費就是無源之水。這麼做的關鍵是減稅,大幅減輕公眾在醫療、住房、教育和養老上的開支,公眾可支配的錢和保障增加了,就能有效地提高消費占GDP的比重。

然而,這些話都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非常難。疫情已經造成財政收入大幅減少,開支急劇增加,哪還有財力減輕公眾負擔。不過此非本文討論的重點,本文只是想強調,不要調侃非議內循環經濟,我們要理直氣壯地說只有它才是人間正道。(作者為大陸學者)

#中國 #投資 #增長 #公眾 #長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