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湜是個美男子,太太也特別漂亮,女兒得兩種優秀基因,當然就更嬌媚動人了。崔湜自己當了太平公主的男寵,那太太和女兒呢?都孝敬給李隆基了。

所謂「神孫」就是指聖母神皇的孫子,「披天裳」當然是指再得天命,重掌江山。通篇解釋起來,就是穿著黑衣服的武家孫子以後還當皇帝。駙馬武延秀不就是聖母神皇武則天的孫子嗎?所以這個術士就跟武延秀說,您現在娶了安樂公主了,又是武則天的孫子輩,您為什麼不穿上一件黑衣服來應一應這個讖語呢?武延秀是個傻瓜,他想是啊,天命難測,我要是披上一件黑衣服應一應讖,說不定真有政治前程呢,因此每天都穿一件黑襖子坐在那兒,幻想有一天能當皇帝。這件事當然表現了武延秀這個人的愚蠢,但是它也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當時武家人還是非常想要借助這些宮廷女性重振雄風的。

皇帝像走馬燈一樣

那麼太平公主和武家勢力有沒有關係呢?不要忘了,太平公主也是武家的媳婦,她的丈夫武攸暨就是武則天的堂姪。雖然武攸暨本人不問政治,但是,唐睿宗時,太平公主還是替他請求抬高武則天的政治規格,要求「則天皇后父母墳仍舊為昊陵、順陵,量置官屬」,按照帝王規格對待。這說明在太平公主的心目中,武家勢力仍然是她的一個資本。中國古代講究家天下,每一個封建王朝都是一家一姓的政權。那麼,武家勢力借助幾個政壇女性長期延續會有什麼影響呢?這意味著權力不能定於一尊,李唐王朝的統治不能真正穩定下來。這對一個王朝的發展當然是不利的。

第二,只有結束紅妝時代,才能夠結束女性對政治的不正常干擾。這種說法可能有人不認同,怎麼女性參政,就叫做對政治的不正常干擾呢?中國古代講究男主外,女主內。女性如果有政治才能,也只能充當賢內助,像唐太宗的長孫皇后那樣,才是人們心目中的女性典範。但是,在武則天榜樣的鼓舞下,太平公主等宮廷貴婦都想要衝破性別界限,出現在政治前臺。這種要求,我們今天看來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在當時卻和傳統的儒家倫理以及政治結構格格不入,女性參政既然不被傳統文化認可,當然很多正統的大臣就對她們敬而遠之了。但是,她們需要人支援啊,怎麼辦呢?

有三類人物在這一時期特別活躍。第一類是神鬼僧道,左道之人。當年韋皇后當權,特別寵信一個鬼婆阿來,所謂的鬼婆就是女巫了,阿來則是一個姓「來」的女人,韋皇后經常找她到宮裡算命,替她決定政治上的事情。韋皇后不僅信任女巫,也信任和尚,當時,有一個叫做慧範的和尚頻頻出入宮廷,成了韋皇后的政治高參。後來韋皇后被太平公主他們剿滅了,這些左道之人是不是就偃旗息鼓了呢?還是沒有,慧範雖然是和尚,但是六根不淨,又跟太平公主的奶媽通姦,通過老奶媽的關係,重新得到太平公主的信任,太平公主還保舉他當了三品的御史大夫,給他賞賜無數。到太平公主死後,黨羽也都被抄家時才發現,慧範的財產僅次於太平公主,太平公主是全國頭號富婆,他是全國頭號富翁。

第二類人物是外戚。女性涉政經常會引發外戚勢力的膨脹,韋皇后當政,韋氏一門馬上飛黃騰達,太平公主和安樂公主勢力膨脹,他們的夫家也都因此沾光不少。這些外戚本身並沒有本事,卻靠著女性的石榴裙進入朝廷,他們掌握政權,怎麼可能不對政治造成巨大的危害呢?

第三類人是所謂的斜封官。斜封官既是宮廷貴婦權勢熏天的標誌,同時也是她們的統治難以持久的一個重要原因。她們不能夠掌控正常的選官途徑,就大肆提拔斜封官,斜封官除了經濟實力外,再沒有任何選拔標準,當然對於政治也是不小的破壞。

一家之內 左右逢源

第三,只有結束紅妝時代,才能夠從根本上扭轉小人當道、世風敗壞的局面。因為有武家的勢力影響和女性涉政現象的長期存在,所以從武則天晚年開始,政壇特別動盪。皇帝像走馬燈一樣換來換去,大臣也就無所適從。在這樣動盪的局面下,節操成了奢侈品,朝秦暮楚、左右逢源反倒成了官僚的常態。

舉個例子。在太平公主和李隆基鬥法的時候,崔湜自己當了太平公主的男寵,他的弟弟則追隨李隆基。其實,這還遠不是崔湜的全部故事。崔湜是個美男子,太太也特別漂亮,女兒得兩種優秀基因,當然就更嬌媚動人了。崔湜自己當了太平公主的男寵,那太太和女兒呢?都孝敬給李隆基了。這才叫一家之內,左右逢源。所以當時人嘲笑崔湜「托庸才於主第,進豔婦於春宮」。千萬不要以為只有太平公主的黨羽如此,李隆基那邊的人也沒高明到哪裡去。李隆基的著名謀臣崔日用就是典型。他不是先依附安樂公主和韋皇后,後來又投靠李隆基和太平公主嗎?等到太平公主和李隆基爭權,他又說明李隆基幹掉了太平公主。他到了晚年的時候,曾經說過一句話:「吾平生所事,皆適時制變,不專始謀。然每一反思,若芒刺在背。」什麼意思呢?我平生不管做什麼事,還是侍奉什麼人,從來就沒有從一而終過,總是根據需要隨時改變,所以我現在混得還不錯。可是,我每次回憶起早年的行為,都覺得芒刺在背,坐立難安啊。所謂芒刺在背,都已經是晚年的反省了,但在早年真正幹事的時候,他可完全沒有政治立場,有奶就是娘。明末清初時的大思想家顧炎武曾經說過:「士大夫無恥,是謂國恥。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國家,要想獲得發展,都必須有足夠堅強的精神支撐。但在那個時候,由一群沒有精神、沒有氣節的人充當官員,他們怎麼能夠締造一個有為的政府,怎麼能夠締造一個有為的國家呢?

這樣看來,雖然我們支持女權,雖然我們也知道,即使在古代,一些婦女的政治才幹也不遜鬚眉,但是我們還是不得不承認,唐朝其實並不具備女性參政的社會條件,因此向男權政治回歸,也就成為一種必然。

武則天去世之後,留下了一個充滿生機的社會,但是同時也留下了一個李武兩大勢力並重、宮廷女性空前活躍的複雜局面。正是外姓和女性,成了阻礙李唐王朝向前發展的最大障礙。在紅妝時代裡,正是通過一次又一次血腥的宮廷政變,最後終於清除了外姓和女性的勢力,武則天時代社會改革的成果才能顯露出來。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大唐王朝才終於走出了歷史發展的瓶頸,迎來了錦天繡地、滿目俊才的開元盛世。開元盛世的到來,正是以紅妝時代的結束為代價的,這種歷史前進途中的遺憾與犧牲,可能也是歷史留給我們的啟示吧。

(系列完)

#宮廷 #女性 #政治 #武家 #太平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