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恆春文史工作者念吉成頻繁走訪部落,發現「多數史料不太接地氣」,雖是官方資料具有公信力,但多以外族入侵或統治者的視角撰寫,少了族人的角度難與土地連結,憂心「部落史」將隨耆老凋零、淹沒在大時代歷史中了無聲息。

念吉成指出,近年為採集部落史料,接觸不少部落耆老,期間他發現,原住民對於不開心的過往、包括部落因戰爭被侵略的事,都不想回憶或詳談,但經他循循善誘後,耆老不僅講得精采、很多都還是官方史料未提及的事,這讓他思考到史料與地方連結的重要性。

原民史料 不太接地氣

「我們都忘了站在族人的角度思考事情。」念吉成反思道,現今大家看到與原民相關的歷史史料,多數是以加害者、入侵者及統治者的角度在敘述,以族人觀點論述的略少,其實這不僅會造成學術研究上的缺失,對部落的保存與發展也不理想。

他說,他在研究二戰軍伕史時,就發現排灣族人在其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但在蒐集資料上卻困難重重,官方史料針對高砂義勇軍的描述實在太少,可用的口述歷史也不多,直到後來持續拜訪族人、耆老,才慢慢堆疊出「部落歷史原貌」。

耆老口述 讓歷史有溫度

念吉成在採集軍伕史的過程中,耆老加碼講到著名的「牡丹社事件」,原來虎頭部落的族人當時曾鋸木頭阻擋敵軍,部落青年也曾在後山做補給來守護「老鷹的家」,這些都是他在官方史料中看不到的,但卻也是最重要的。

他再舉「牡丹社事件」說,大家一提到這事件,幾乎都環繞在高士佛、雙溪口、石門古戰場,但這個大事件所涉及的層面其實非常廣泛,不是單單幾個點就能呈現,且若無「族人小故事」與土地產生連結,這段歷史會相當冷血無溫度。

因此,他在採集過程中,不僅積極記錄口述歷史,也激發族人寫自己的歷史,當中長老古英勇受其鼓勵出版《太陽之子》,不讓真正的歷史會隨耆老凋零而消失。

#歷史 #部落 #耆老 #牡丹社事件 #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