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館長陳之漢,台灣人不知其鼎鼎之名的恐怕少之又少,開健身房、作直播、賣產品、砭時事,只要有一言一行,各大媒體轟然報導,網路聲量之高,除當紅的政治人物之外,幾乎無人能比。以一介凡民而能有此殊榮,簡直不知將過去被「追」的歌星、球星、明星,遠遠拋落在哪個塵埃之中了。

台灣社會如此溫馨,職業不分貴賤,人品不論高低,在上位者降尊紓貴,殷殷垂詢,在下位者不計不較,慰問紛至,如此寶島,也難怪連捷克議長都要以「我是台灣人」為榮了。

平心而論,陳館長能於競爭激烈的網紅界脫穎而出,自有其過人之能,雖說言語粗鄙,三字經、五字經毫無忌諱地脫口而出;性格強悍,動不動握緊雙拳,擺出一副「不服氣來單挑」的架勢,卻是敢說人所不敢說、做人所不敢做的,在台灣目前抑鬱之氣瀰漫、虛假之風流行的現況下,陳館長成了噴洩積鬱的代言人,而且憑藉著其率直、挑釁、草莽的言行風格,居然可以名利雙收,真是不知羨煞了多少人。故此,躉擁追隨的粉絲超過百萬,也是其來有自的。

不過,身為引領台灣向前邁進、發展的政治人物,當然不可能沒有察覺到陳館長爆紅的現象中,含藏著多少社會抑鬱不滿的未爆彈,以及可能朝向畸型發展的危機。尤其是身為執政黨,必須針對陳館長現象背後的問題,思考出一個消弭的方策,以導歸於正;不出於此,卻反過來在未明就裡之前,便大肆放送其垂詢關愛的眼神和心意,所謂的「溫馨」竟變得如此廉價,豈不等同默許、縱容了如此的發展趨勢?

當然,我們的政治人物是不可能如此無知的,更不可能對此不警惕於心。但是,他們卻真的是在做鼓勵、縱容的動作,這又原因何在呢?很簡單,陳館長擁有百萬粉絲之眾,且又往往與執政黨相互唱和,這對他們爭取更多群眾的支持當然有舉足輕重的影響。

台灣政黨相爭,選票多寡就決定了一切,蹭一下陳館長的熱度,表態支持,無疑就可以鞏固,甚至增加了更多的選票,這完全肇因於台灣已受到扭曲的選舉制度。

陳館長以一介平民,戮力於他事業的發展,儘管頗受非議,對他個人而言卻也是理直氣壯,蔡英文以堂堂總統之尊,獻花送禮,這是陳館長的殊榮;但是,在台灣社會發展的過程中,類似陳館長如此兢兢業業的企業家、教育家、文學家等,正不知有多少,別說因病致問,有時連鞠躬盡瘁都無人聞問,尤其是一些在文化界卓有貢獻的人物,就在一生勞瘁後,默默以終,而無文化、缺素養的網紅居然能獲得這般的器重,這是台灣文化的墮落,文明發展的逆流!

當「大師」不如作「網紅」,長此以往,台灣將會伊於胡底?(作者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授)

#政治人物 #縱容 #殊榮 #溫馨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