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光從小就愛棒球這項運動,小學還是學校的田徑隊與棒球隊成員,除了打擊率高,也是教練欽點的外野手,加上田徑訓練底子,不管甚麼壘都守備過,是教練調度最佳球員,不過去年8月打慢壘時,被球砸中,還好有規畫保險,讓急診與後續回診都派得上用場。

我除了國高中升學壓力下,沒能繼續打棒球,上大學後一樣加入大學校隊,代表學校出征不少比賽,進入職場前幾年,為了打拚一桶金好成家,遠離打棒球好幾年,直到小孩上小學三年級,送他們補習後,我開始加入業餘大叔隊,轉換為球較大顆且球速較慢的慢壘,這樣打起來也十年多了。

我也知道慢壘比賽時,有時為了求好心切,也可能很危險,自己本來就很愛運動,而我的小姨子是壽險業務員,所以剛結婚時,她有特別幫我規畫意外險、意外醫療以及實支實付醫療險這塊,連失能扶助險在一推出時,小姨子也力勸我要加保,尤其在我太太眼中看來,壘球是種危險運動,當然也有留給家人愛的禮物就是壽險,但因考量也要幫小孩預留教育金,我的壽險到現在還是定期壽險,就當是我養家期間的風險移轉而已。

去年8月我們的球隊正準備要積極練習年度業餘賽事,兩個在場中練習投球與接球的球友,一個在外野說沒看到我,另一個說球速太快不想接球,那球剛好砸中頭部正中我左側腦,當時已收球,沒戴上壘球頭盔的我,一被擊中就昏倒,好在有球友家人在旁邊看到,立刻叫救護車送急診。

在急診室觀察幾個小時,醫生判定是第二級腦震盪,雖未造成嚴重失能,但腦震盪後併發的頭暈走路不穩與耳鳴,讓我苦不堪言,甚至短暫記憶力也變差,更別說當時壘球擊中區所造成的瘀血擴散,遍布我的左半邊臉頰,這些狀況已經影響我的生活,不得不開始長期求醫治療之路。

所幸當初小姨子規畫的險種,在這次急診與後續回診都派上用場,只是在休養數個月後,想讓家人安心,再照一次MRI腦部斷層,這數萬元費用就必須用自己的存款支付,但無論如何,感謝自己沒惡化也希望有機會一定不要用到這種理賠金,意外造成的傷害除身體的影響,至今我仍心有餘悸,尚未重拾心愛的壘球。

#壘球 #後續 #腦震盪 #慢壘 #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