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市場自今年3月利差高點收斂以來,新興市場短天期公司債和高收益主權債利差僅收斂79%與70%,與美國投資等級債利差收斂100%、美國高收益債利差收斂93%相比,投信法人預期新興債未來利差仍有收斂空間,較成熟國家債券更具吸引力。

投信法人強調,IMF預估2020年全球經濟為負4.9%,已開發國家為負8%,新興市場僅負3%,2021年經濟全面復甦,新興市場經濟成長反彈幅度高於已開發國家及全球,新興高收債後市看俏,建議優先布局低波動的短天期新興債,以降低資產震盪風險。

台新新興短期高收益債券基金經理人尹晟龢表示,雖然新冠肺炎疫情使全球貿易減少,大宗商品需求下跌,進而影響新興市場經濟,但新興市場封鎖措施較已開發國家寬鬆,因此,新興市場工業生產自高點僅下滑9%,明顯優於已開發國家下降的20%。

另外,民生必需品多由新興市場出口至全球,新冠肺炎迫使民眾待在家中,增加民生必需品需求,因此,新興市場出口總量僅下滑13%,亦低於已開發國家下滑的26%。

2019年8月底負利率債券金額來到17兆美元,低利率環境迫使投資人追求更高收益的資產,高收益債和投資等級公司債利差自427bps一度大幅縮窄至300bps,推升高收債價格揚升。由於全球央行資產負債表不斷擴張,各國央行政策利率創新低,貨幣政策寬鬆且流動性充足的情況下,金融海嘯以來,S&P500指數在波動中屢創新高,新興市場企業債利差亦有機會創新低,進一步帶動新興債價格上揚。

保德信四年到期新興市場基礎建設債券基金經理人許豒勻指出,自08年金融海嘯、歐債危機、美債降評,加上近年中美貿易戰、新冠肺炎疫情,金融市場總是不平靜,未來尚有美國大選、地緣政治等不確定風險,在零利率投資環境下,投資人需要更穩當收益。目前資金環境最有利新興債,此刻為選擇新興債最佳時機。

富蘭克林證券投顧表示,全球央行齊力以降息或甚至印鈔拯救疫情衝擊,待經濟開始復甦,通膨壓力恐將跟著來臨,聯準會先表態可容忍通膨超標,不利於中長期的固定收益資產。

尤其在各方仍冀望更多財政刺激政策接力貨幣政策下,預期各國財政和負債也將有惡化可能,因此建議債券投資宜先側重於短債、短存續期間或利率敏感度低的券種。嚴選高評級的新興國家當地短中期公債仍是較為穩健的選擇,而且也可受惠央行寬鬆資金環境。

#開發國家 #收益 #肺炎 #收斂 #資產